顶部广告

散文随笔《孤鸿泪 3》

编辑:文学网发表日期:浏览:25

热门搜索 明天的文学  脸上的文学  黑帮的文学  散文精选  散文随笔 

在火车上,我看到所有的人都闭着眼睛,我想,他们是在忏悔,还是做虔诚的祈祷呢?越是接近西部这方神圣的净土,越是感到是那样的轻松。我看到天空中翱翔的苍鹰,如果,我有一双翅膀,我将会自由自在的飞翔。如果,我有一双翅膀,我将带着我的爱人,在天空中翱翔。在彩虹上,一直奔跑,奔跑。累了,就躺在云上,睡一觉。那样我该是多么的幸福。

我透过车窗看到那一群群的牛,羊。在蓝天白云下的草地上,肆意的游走。终于,火车在城市的繁华地带停了。我看到偌大的火车站,但人很稀少。我不知道平常是不是这样,我毕竟是第一次来。我走出站,看看空旷的天空,心里感到很轻松,没有一丝疲倦。

这里没有东部那样的发展,不是那么的繁华,但这里是一方净土,我喜欢这里的气息,它没有其它城市的那种腐烂的味道,空气是那么的清新。这里的雨可以洗涤一个人的灵魂。我们在凡尘中奔波的太久,太久。累了,倦了,变了,走了,丢了,死了。世界的变化太快,我们跟不上,时间的 脚步太快,我们跟不上。有时,我们就连自己的心,也跟不上。我们人类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动物,征服了一切,也是最可怕的。然而我们又是最弱小的动物,征服不了自己,更是最可怜的。我漫步在充满风沙味的城市中,走的很慢,我想记住这个神圣的城市,我要把它刻在心里。

我充满信仰的靠近,并虔诚的祈祷着。这里的确是一个荒凉的地方。我没有听到过鸟叫,只有苍鹰的哀鸣。

这里并不像其他的城市一样有那么多的繁华地带,我在一个饭店给人家做一个服务员,我是第一次干这个,也或许也是最后一次干这个。这个饭店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断阁”。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但觉得很不错。所以我工作的时候总是很努力。来这里的人是一些相对于东部来说只算的上是步入小康生活的“老板”,这里也一样有形形色色的人。在离这里不远处有一个小酒吧,店面很像我曾经呆过的那个。简朴甚至是简陋,但是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破。或许只是由于它的形象,也或许有更深的含义。谁告诉我呢?我在下班之余总是会来这里,走到吧台向服务员要我最喜欢的那种酒,但,没有。我傻傻的愣在那,看那些走路踉跄的人,走出一些S型,一直蔓延,到远方。我向服务员要了好几种酒,配成我要的那种。之后,酒吧的老板对我说,你在我这里工作吧,我给你双倍的工资。你是一个很好的调酒师。我低着头,不说话。当酒吧响起我最喜欢的音乐时,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我对老板说,我不知道能做多长时间,我只是一个过客。我会很快很快的离开。

我在晚上的时候就来酒吧上班,这里的人都认识我。因为他们觉得我是一个很出色的调酒师。但是,我不是,我只是喜欢喝酒。我仍旧像以前一样,把酒瓶、酒杯抛在空中,然后接住它们,让这里所有的人都看到,里面的酒一滴也没有洒。然而谁又真的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呢?有时,我在想,我似乎过的一直都是重复的生活,我走过的地方,我做过的事,似乎一直萦绕在我的脑里,让我去继续,继续着某些事情,就像在夜晚,整夜整夜的看星星,月亮。望着天花板发呆,等待黎明。

第一次见她时,我的心里有些疼痛,她的眼神,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美丽,没有落寞与无助,更没有绝望的挣扎,白皙的脸庞浮现着微笑,很美。她每天都会来酒吧,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或者是人。并且她每次都会走到吧台跟我要我最喜欢的酒。她问我,你的酒叫什么。我告诉她,它叫“鸿”。她没有说话,只是一杯接一杯的喝着。我似乎听到谁撕心裂肺的哭喊。结果和所有喝酒的人一样,她喝醉了。我搀扶着她走在大街上,跟那些人一样踉跄的迈着S型。昏黄的灯光把我们的身影拉的很长,我问她家在哪。她呢喃着说,我没有家。我茫然不知所措,没有家,没有家。我们坐在路边,此时我的酒劲早已消失。我看着她泛红的脸颊,突然间,我想要哭。我抬起头,望着远方,家应该就在那边吧?!整晚,她靠在我的肩膀上熟睡着,梦中一直说着,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不要。我跟她本是萍水相逢而已,可为什么,我又做不到与其他人那样,与我无关不对,我做的到,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我会离开,很快就会离开的,这里的一切终究和我无关。

在天接近黎明的时候,我说了声:晚安!我听到低声的抽泣,我才知道她已经醒了。我问她怎么了?她对我说没什么。然后她站起来,没有跟我说一句感激的话,转身就走。我问她,你去哪啊?你不是没有家吗?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往前走。我望着她的背影什么也没说,因为我们本就是过客。在我起身的那一刻,她转头对我说,我叫小末。之后,脸上又荡漾开来那片微笑。

此后,有好几天我都没有看到小末的影子。我回到以前的日子,这个世界与我无关,一直无关,永远无关。我白天在‘断阁“忙碌,晚上就来”破“,看那些人的欢呼,落寞与孤独。然后到了深夜,回去睡觉。我还是比较喜欢阁楼,我在这里找了很久才找到,而且还很贵,但我乐意。因为钱是我自己挣的,而且我也不愿意像其他的人一样成为金钱的奴隶。似乎人真的会变,我不再整夜整夜的不睡觉,数星星,看月亮。忙碌就是像现在的生活吗?忙碌就是为了现在这样吗?或许吧。我只是一个过客,我会消失的。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小末突然出现在吧台前面,脸上依旧荡漾着微笑。漠烈。你很久没来了吧?!我问道。怎么?想我了?我的心痛了一下,只是一下。我笑了笑,转身拿给她一杯酒---“鸿”,喏,我请你喝。她端着酒杯,看了看我,为什么?什么为什么?呃,没事,没事。我们都沉默,只有音乐一直在萦绕着,飞到天空,变做一只飞鸟,投入谁的怀抱,温暖的依靠,管它明天谁坏谁好。她在我没下班的时候就走了,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对她的了解只有知道她叫“小末”。并且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有着很美丽的微笑。。我想,我可能喜欢上她了。我在夜里默默的对着天空说,天使,祝福我吧!

她依旧像往常一样来这里,我们依旧说说笑笑。我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满足,或许是因为:爱是寂寞撒的谎吧。她问我,你有什么梦想?流浪,一直流浪。直到死亡。她锁紧眉头看着我,脸上找不到昔日的微笑,我感觉到我的心脏的跳动频率一直在加快,只是因为她锁紧了眉头。为什么呢?你会不会累?我坦然的说,因为我是一个没有明天的坏孩子。累又怎样?我喜欢这样的生活。她只“哦”了一声。由于我日夜上班的缘故,我白天在“断阁”工作的时候总是很没精神,也是我不再整夜整夜不睡觉的原因之一。有一次,我在旁边打盹,没有听到客人的呼喊,老板对我更是不满,最终找到理由开了我。其实,开了也好。有时,我都觉得我开始变的像那些人,那些眼神里透露着落寞,无助与绝望的挣扎的人。这样被人家开了之后,我又回到以前的生活。不,不对,我回不到以前的生活,应该说是我又继续以前的生活。夜晚整夜的不睡觉,白天就拼命的睡,管它谁来谁往。这一切与我无关,一直无关,永远无关。我只是一个没有明天的坏孩子。那晚,我看到流星闪过,我真的有一个愿望,我对它说。

正在我睡的天昏地暗,哪怕天塌下来在头上砸个大包都不知道是谁干的的时候。有人打我的电话,不用猜我都知道是谁,因为我的手机上只存了一个号码--小末。喂,你现在白天不用上班了,现在起来,陪我去逛街。逛街?有没有搞错?没有,快点。哦。我匆忙起床,刷刷牙,洗了把脸,就去了“破”,她说的在那等我。一路上,我一直都在纳闷,她为什么找我这个坏孩子?她又是干什么的?在转了一下午之后,我转身离开的时候,我听到她说,漠烈,我喜欢你。我的脑中一片空白。似乎进入另外一个空间,四周都是白色的,找不到哪是边缘。我茫然无措的站着,看世界一点一点的缩小,空气渐渐的稀薄。当我反应过来,她在一旁笑的人仰马翻的。我想,以后我可能会很开心的过,我是不是不会再孤单了吧?!天使,谢谢你。但是,我不能。因为我只是一个过客,我会匆匆的离开。我狠心对她说,对不起,我只是一个没有明天的坏孩子,我是一个过客。她的笑突然之间荡然无存。你的明天还有我啊!她对我说。你的明天还有我啊,还有我啊。我的心痛了。泊泊的流着鲜血。我们就从一杯酒之后的很多杯酒---“鸿”,成了男女朋友。或许真的是造化弄人吧,谁知道呢,这应该与我无关。

跟所有的情侣一样,牵手,接吻,沉迷在爱情的甜蜜中。有时,我会更加肯定的认为,我确实是一个坏孩子。有天,她问我,漠烈,如果我骗你,你会不会不理我?她眨巴着眼睛问我。你怎么会骗我呢?就算你骗我,也是有原因的,对吧。但是,如果。好了,好了。别乱想了,傻丫头!曾经有段时间我总是感觉到有人跟着我们,后来我们发现了之后,小末对我说,那些人是找她的。我看着她渐渐的走近那帮人,处于男人的天性,我跑上前,问他们想要干什么。可是,谁知道,当小末靠近的时候,那些大汉对着她喊了一声;小姐。大哥让你回家。我明白了。她是黑帮老大的女儿。她真的骗了我。之后的一段时间我都躲着她。可是,我除了在“破”,就是阁楼。“破”的老板也出卖了我N次。她问我为什么总是躲着我。我说没什么。你骗我,你嫌弃我,对吗?我不是有意要骗你的。漠烈。你别说了,对不起,我只是一个过客,我是一个没有明天的坏孩子。我会很快离开这里的。我开始不见她,可是,我却是很想她,我想,我是真的爱着她。可是。她是黑帮老大的女儿,我是讨厌那样的束缚的。我 以为过一些日子,我们就会彼此忘却,可是。

就在一个星期之后,有人给我打电话说,你来XX医院,小末在等你。电话从手中滑落,确实是小末的号码,被我熟记于心的号码。当我赶到医院,我看到病房里,躺在病床上的小末满身是血,期盼的看着我。我上前去,傻傻的看着她,抚摩着她满是血流的脸。她艰难的抬起手,我抓紧了贴在我的脸上,我说,你不会有事的。你会好起来的。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她笑了,呢喃着说,你的明天还有我。安静了,一切都安静了。我看到满世界的精灵在她的身边围绕。她走了,只留下一句空白的承诺,我想她会很快乐。可是,我的眼泪,流了。我长大了。当医生把小末推出病房的时候,我才注意到满屋子的黑衣人,我明白这是黑帮的。但这与小末又有什么关系?我根本就不顾想那么多,我傻傻的看着小末远去的背影,我的心好痛好痛。我再也没有心情工作,一直没日没夜的坐在阁楼上,看着远方,想想她。在每个夜里,我的耳旁都萦绕着:你的明天还有我啊。我也总是把“鸿”大杯大杯的灌进肚子里,麻醉自己。隐约中,看到小末的影子,脸上荡漾着微笑。

我想我应该明白小末是怎么走的。就在我四处寻找的时候,有人找到我,带我去了她家。我一阵惊讶,她说她没有家?为什么骗我?这里最豪华的别墅,是她的家。她的父亲见到我,招呼说,年轻人,坐吧。我看到她父亲的眼睛,深深的凹陷,目光涣散,看去很慈祥。你是小末的男朋友吧。我听小弟们说过。我这个女儿很任性,但她的脾气却很好,很开朗。她每天都跑去一个叫做“破”的酒吧喝酒,是去找你吧。开始,我并不知道她为什么总是跑去酒吧,家里的酒多的是,而且更有是酒吧里没有的。后来才知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很爱她。可如今,她却。他呜咽着说不出话。我看到他的泪水不住的流下来,像一个孩子丢失最心爱的玩具。。我木讷的看着眼前这个传说中无人不怕的黑帮老大,他是那么的和蔼可亲。漠烈啊,现在她也走了,我再混的厉害也换不回她的性命。我也老了,现在都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想让你来接替我的位置。对不起,我做不到,我不会参与任何的黑帮竞争,我想我还是比较喜欢自由的生活。而且小末也不会答应的。我打断他的话,平静的说道。他被我的言语堵的说不出话,停了一会,他又说,你应该明白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啊?你怎么就。哎!他不再说话。还有事吗?如果没有的话,我就走了,我想应该离开这里,或许我根本就应该来到这里,我会去看看小末,我会永远的爱着她的。我转身要走,他的两个小弟上来伸手挡住我的去路,我回头看着他,让他走吧。我现在知道小末为什么那么爱你了,她没有看错人,你走吧。他说完,转身进了卧室。

我是一个不喜欢掉眼泪的人,也就只有在梦里我会痛哭的撕心裂肺。但,我是那样的不喜欢在 夜里睡觉。我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慢慢的靠近这里,这里依旧是那么的安详。然而现在却只是我一个人,漠烈,快来啊 ,来追我啊 ,来啊 。呵呵。我听到小末在叫我,我看到小末站在远方,微笑着。。我匆忙追去,一切都是空的。这里有太多,太多我们的回忆,再也不会有人配我一起看夕阳西下,再也不会有人依偎在我的肩头,我只是一个没有明天的坏孩子。

我在小末的墓碑前配了她四个小时,我把自己一直都佩戴的项链,埋在了她的碑前。项链上带的是一枚戒指。是我从来都不曾丢过的唯一的一个。我跟她说了很多的话,很多的甜言蜜语,她喜欢我对她说这些。

我把“破”的工作辞了,老板问我是不是工资少了?怎么怎么了。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很喜欢这里,但我终究还是不属于这里,也或许我根本就不应该来到这里。说完,我转身离开了“破”。我没有回头,我怕我的眼泪会不争气的流,这里有太多的回忆,哪怕还有忧愁。我依旧拉着我沉重的行李箱,慢慢的走。我想,或许我应该回家了吧。天使会很爱我,很给我好好的疗伤的,她是那么的好。我想我是累了,真的累了。

我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我看到天使脸上荡漾开的微笑。漠烈,你回来了?你,还好吗?我沉默,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看着她脸上的笑,像一片夕阳,那么的温暖。。这里依旧没有变,依旧是那些人,那些眼神中透露着落寞,无助与绝望的挣扎的人。从来都不曾想,梦开始的地方,梦又坠落。一切的开始与结束,都是一个交点。我猜到了故事的开始,却没有猜到故事的结局。也或许这就是人生或者生活?!是不是一切又要从头再来呢?似乎又是回到了从前,依旧是整夜整夜的数星星、看月亮,或者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发呆。漠烈,我就要走了,我想你已经长大了。离开?为什么?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我改好 不好?不要丢下我。不要。对不起,我真的要离开了,孩子,你已经长大了,你会幸福的。她的脸上荡漾开一片微笑,很温暖。可是,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她对我说,她去一个很幸福的地方。

孩子,她叫我孩子。她也离开了。妈妈,是你吗 ?你不是说等我长大了就带我去天国的吗?妈妈,你别丢下我,不要。所有的人都走了,从此这个世界就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了,我想妈妈了,妈妈说会带我走的,一定会的。因为,妈妈是爱我的。

妈妈,我是一个坏孩子吗 ?

我想,我真的长大了。妈妈,

你带我走吧。

我不要做一个没有明天的坏孩子。

或许,我真的是一个没有明天的坏孩子。

上一篇:
下一篇:

迟到的祝福散文随笔

祝福,随笔 生日祝福散文随笔

【扶风文苑】秋收(散文随笔)

小满之喜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流浪的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