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青岩一日 阅生活

编辑:文学网发表日期:浏览:26

热门搜索 巷子的文学  店铺的文学  古城的文学  阅生活 

马年的阳春三月,利用在省委党校学习的机会,再一次去阅览了青岩镇的春色。青岩是贵阳南郊花溪区的一个小镇,地处贵州、云南、广西之交通要塞,是贵州的四大古镇之一。青岩古镇,我曾经去了三次,每一次亲历青岩后,青岩的街、青岩的城、青岩的景、青岩的人,都会给予我一次又一次的震撼。特别是这一次没有预约地走进青岩,如同又一次走进一章历史烟云,去聆听一段关于沧海桑田的故事,于是心潮阵阵涌动,再也抑制不了澎湃的心景,总想写点心得,留点文字,以便对自己行走在路上的灵魂说:“青岩我曾经来过。”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党校安排学员们自修。趁着天时与地利,榕江几个同在党校学习的朋友,聚到一起,一谋即合。于是大家披着一身温暖阳光,轻轻松松地踏上了开往青岩的公交车。车子在宽阔的公路上奔跑。古城青岩越来越近了,远远就能望见,那如蛟龙一样盘踞在山坳上的古城墙和城墙上迎风飘扬的旌旗。突然心一下子紧张起来,仿佛是在赴一场人生重要的约会。公交车平稳地停靠在古城墙边。我们一行下了车,踏着青石大道向着城门走去。

或许今天是周末的缘故,此时的城门处,游人早已络绎不绝。进城的或者出城的,进进出出、来来去去,无论是背着画板写生的学子,还是挑着货担吆喝的商贩;无论是身着本土的青春少女,还是身着异服的域外来客。两个不同方向的人群,黑压压地散落在整个古城墙根。慢悠悠地来,又慢悠悠地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泛着淡淡的幸福心情。

我们购了门票,顺着城门而入。

一同前去的杨胜裕先生说:“我们难得来青岩一趟,大家到城墙上走一走吧。”是呵,青岩的古城墙,建设得的确有模有样的,一排排的跺口,以及均衡矗立的烽火台。青岩古城墙约模5公里长,蜿蜒盘旋在好几个小山头,简直就是一个微缩版的“万里长城”了。记得上中学时,无论是读着毛泽东同志关于“不到长城非好汉”的雄伟词句,还是读着英语关于“the Great Wall”的精彩译释,心里不知不觉地爱上了古城和爱上了古墙。并从了解“长城”那时起,我的心里一直对“长城”保持着一种膜拜与尊崇。

万里长城远在北域塞外。因方方面面的原因,至今我仍无缘一睹其风采。今天能登一登青岩的古城墙,也能让一颗期盼之心找到一点归宿感吧。

顺着四尺来宽的台阶,拾级而上。

站在古城墙上,扶着硕大青石修砌而成的跺口,眺望古城内外,一片繁华香艳满地。城墙上一杆杆的旌旗,迎着春风,呼呼啦啦,漱漱有声。遥想,在若干年前,这里是不是曾经演绎着金戈铁马、战火萧萧?而今面对这满目升平的景象,谁又能记得,曾经你是胜者之王,还是败者之寇?古人已去,逝人已斯,在今天的古城墙上,已经没有留下他们的身影。也许,他们正如此时越过城墙上呼呼而去的北风。去的终是要去的,谁都不可逆转。

我站在古城墙上,以身后小山坡蜿蜒的古城墙作为背景,照了一张相留了一下影,算作是自己在青岩留下“到此一游”的标记吧。

青岩的古城墙很美,而青岩的青石板街更美。青岩的石板街是必须要去的,不然就逛来青岩一次了。

青岩的石板街宽窄不一,宽的地方有七八尺,容得下六七个人肩并肩而行,窄的地方仅二三尺。街道两边店铺林立,每个店铺内的商品琳琅满目。有出售手工艺品的,有叫卖本土特产的。也许人们天生就是吃货,不管是南来的,还是北往的,只要路过青岩特色食品店铺,都会停下匆忙的脚步。一排排店铺的台面上,摆满了油亮油亮的卤味猪蹄,香味缭绕,再加上店铺老板极富挑逗性的吆喝,那种诱惑真的不能抵抗。

我不禁想起了一道名叫“佛跳墙”福建名菜,话说“佛跳墙”菜名的由来颇具传奇,那是明清年间,临近佛院的有一家饭庄,早些年饭庄因厨师技艺不佳,生意冷落,后来饭庄老板狠下决心,派出厨师精心学艺,终于烧出一道香味飘溢的菜品,突然有一天,发现菜缺了不少,细心的老板想探个究竟,后来他发现,原来每次所少的那道菜,是被隔壁的僧侣,抵抗不了菜香的诱惑翻墙而过偷吃掉了。老板知道真相后,非常高兴,反正该道菜也还没有取名,既然连佛都抵抗不了其香,干脆就取名叫作“佛跳墙”吧,于是“佛跳墙”便成了福建民间一道名菜,一直盛传至今。至于“佛跳墙”的味道是何等之美,虽然我是没有品尝过,但单从其“佛跳墙”三字,就能猜出,其绝非等闲之菜,加之它能够在成千上万的菜品中,名声鹤起,名流千古,自有它的美味绝妙之处。

此时青岩的卤味猪蹄,也是色艳味美,我想该能与“佛跳墙”一比高下吧。因我们不是佛,更加抵挡不了美食的诱惑。其实不仅我们一行的几人,身后那一排排卤味猪蹄老字号,已被游客围得水泄不通,叽叽喳喳操着南腔北调与店家讨价还价的声音,一浪漫过一浪,那热闹的场景,猜想应该不亚于曾经青岩古战场上的沙场秋点兵。我们买了几斤,刚想随手取出一块尝一尝鲜。猛一回头,看见几个高大威猛的东北汉子,正在身后。他们旁若无人狼吞虎咽地撕扯着大块大块油亮油亮的猪蹄,亮晶晶的油渍顺着嘴角往下滴。看着就有点让人想笑,但又不想搅了别人的兴致。他们那种粗犷的风格,印证了我在书上读到的“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说法。我将取出的猪蹄又放回袋中,我觉得还是斯文一些好。

我们沿着古老的青石街,缓缓而上。身旁擦肩而过一群群穿红戴绿轻绸缦舞的姑娘。姑娘们很爽朗,一会唱一会笑,活脱似一群闹春的百灵鸟。青岩古镇美,春天阳光下的姑娘们更美,街道两旁店铺间的游人,似乎也被这些突如其来的美所震撼,个个静静地站着贪婪地欣赏从身旁滑过的精灵。一路高跟鞋有序扣打青石板的节拍声,如同天降,瞬间淹没了古镇上银匠敲打银器的声音。红绸绿丝飘过,笑声便随之远去,而身后遗落下一地淡淡的清香,余味未了。

不远处又来了好几个挑货担的行人,行人后跟着好几条狗。一会儿人围着狗转,一会儿狗围着人转。温热的阳光下,人与狗的影子交织在一起,一会儿很短,一会儿又拉得好长。阳光、古镇、那人、那狗,这种情景,好些年在城里没有看到了,今天能够偶遇,显得特别亲切。偶尔几声轻吠,好似一把开启时光之门的钥匙,一下子,连通了我儿时的乡村记忆。是呵,此时的青岩古镇,如同一条岁月之河,记忆在左,乡愁在右。我徜徉在这条岁月的河里,一边欣赏着左岸的风景,一边回味着右岸的情怀。风过左岸炊烟袅袅的老屋,右岸便能涌起相依相偎的往事。

在街道的拐角处,两个美食商铺之间镶嵌着一个面积不大的银匠店铺,店面外,一个年轻小伙正在忙着他的银匠活儿。见到我们正要从他的店铺走过,他连忙放下手中的活儿,轻轻地站了起来,很有礼节地向我们打招呼:“哥哥姐姐,进店看嘛,店里有很多精美的银质工艺品,物美价廉。”他还介绍说,他就是这家店铺的主人,他从小跟父亲学艺,店里的工艺品都是他亲手做的,他边说边指门口的做工台。做工台上还放有一张绘制精美的图纸和一只尚未完工的手镯。店家不仅说话很谦和,而且还有一张善良的面孔。俗话说,与面善的人交往一定不会吃亏,因面善的人一定心善。面善是由于善良装满了内心而溢于脸的表现。

我们走进商铺,商铺内打理得井井有条,货柜内整齐地摆放着许多做工精细的银器用品。摆件,银手镯、长命锁、银碗、勺子、筷子、水杯、茶壶很多很多。我走到一个摆放着银梳的柜台前情不自禁停了下来,一则是柜台里的银梳做工非常精美,二则是这次出来学习,总想为妻子带份礼物,但又不知带点什么好,这几天都还为这事纠结。此时看到银梳,眼睛为之一亮。是呵,这些年来,妻子为了我能安心在外打拼,一个人在家默默地坚守。

“老板,银梳多少钱一把?”我问。

“每把一百五十元,先生,我的店铺货真价实的,整条街就数我家最便宜的了,不相信你可以去问问。”

“那我要两把吧,请帮我包一下。”我边说一边掏钱。

“先生你是买给妻子的吧?”

我点点头,“一把送给妻子,一把送老外婆。”

店家也真够厚道的,听了我说明用意,豪爽地说:“念你一片诚心,两把我再优惠你二十元,共计二百八十元。”

同行的朋友悄悄地附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说:“家商铺真是够实惠的,刚才我在街头那家银铺看过,那家银梳卖的是每把300元呢,还一分不少……”听了朋友的话,我很感动,朝年轻的店家真心地说了一声谢谢。

我们刚走出他的银匠铺,又有几十个游人陆续涌入,我默默地为店家祝福,愿他今天能有个好收成。面善的人一定心善,心善的人一定好运,再一次印证了书上所说。

刚要走出古镇时,要经过一条小巷路中,看到好些在小巷口拍照,我好奇走上去想看个究竟。小巷不宽,最多容下两人并肩行走。巷子九曲加肠,到底有多长我不知。巷子的两壁是用岩状的石灰岩堆砌而成的,壁上长满爬山虎和小草,墙头上还长着小树。走在巷子里,脚下的声音,好似一道道波纹,顺着小巷,从这一端一直漫延到另一端。巷子的两偶尔点缀着一两扇通往巷子外的门,乍一看上去,如同刻意画上去的一般。越看越觉得整个巷子充盈着神秘,我不敢再往巷子深处走,深怕自己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会穿越到某个陌生的时代和陌生的地方。也许我是多虑的,在这条小巷上,依然有许多许多的游客陆陆续续走进小巷深处,直到背景消失在长长的巷子尽头。又有好多好多的游客从巷子尽头陆陆续续走来,我看得目瞪口呆,仿佛就在自己的身边戏剧性地存在着两重天。我抬起头看了看天空,还好,刚才头顶上的那朵云依然在,天空也没有出现所谓的七星连珠之类的奇异天象。我用手掐了一下脸,还有疼的感觉,原来并没有神话发生。

由于时间不早,我们告别了青岩,登上了开往花溪的公交车。当车子缓缓启动,心一下有些恋恋不舍。车子渐行渐远地行驶地开往花溪的道路上,透过车窗,回望,虽然青岩的模样在视线中已远,但在内心深处青岩留下的乡愁依然很近。

作者:欧君武

本文原创首发于好心情文学网,未经同意,切勿转载,谢谢合作!

上一篇:
下一篇:

Paragon NTFS for Mac中文官网

在mac/苹果电脑中,怎么才能修改U盘里的文件

在mac/苹果电脑中,怎么才能U盘里的文件

论《拿来主义》的语言特点--《大连教育学院学报》2019年02期

萧红的作品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