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锦瑟无端

编辑:文学网发表日期:浏览:74

热门搜索 锦瑟无端  戏说人生 

  这个世间

  一切的一切都充满了不公平

  有些事情

  是不能同另一些事情相提并论

  我们能做的

  只有原谅

  原谅了别人

  同时也原谅了自己

  春季的扬州  ,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就像那些难过的事情在人的心里  ,嘀嘀嗒嗒的落在心田  ,似乎永远都不会停息一样 ,无休无止的下着  。

  扬州的万花酒楼里  ,一个肩背附剑、劈头散发、衣服邋遢的青衣男子  ,趴在面前的桌子上睡着  ,桌子上大大小小的酒壶横七竖八的倒在他身前 ,却连一道菜也没有 。醉成这个样子的人  ,每天都会有  ,只是  ,每天都会有他一个  。

  万花酒楼是他第一次来 ,可是他的身上却连一个铜板都没有……

  “什么破酒楼  ,酒那么难喝  ,菜这么难吃  ,还想要老子钱  !我呸 !”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拍着桌子喊道  ,身边的几个人也应声站了起来  。

  店小二吓得站在原地 ,双腿哆哆嗦嗦的不知所措  ,这时老板娘赶紧小跑着过来 ,赔笑说道:“哎呦  !几位爷  ,是不是姑娘服侍的不好啊  !我回去教训教训她们  ,您看就是有钱的老板  ,不会在乎我们这些小钱的……是么 ?”

  “我呸  !”那魁梧的男子捧起桌上的酒坛一下子扔在了地上 ,旁边的客人闻声全都惊慌的跑走了  ,只剩下俩桌人还在酒楼里  。一个是那个青衣男子 ,另一个是一位自斟自饮的白衣男子  ,身边还坐着几个人 ,看上去是他的手下 。

  青衣男子的手指头轻轻的动了一下  ,显然 ,他已经被吵醒了  。

  “就凭你们几个……哼  !……还想吃霸王餐  ?”

  几个人的目光投向了青衣男子 ,为首的一人左手轻轻的握了握右手的拳头  ,发出了喀吧喀吧的几声脆响  。

  “小子  !你是想打架吗  ?”

  背对着他们的青衣男子坐了起来  ,双手伸向两边  ,边打着哈欠边慵懒的抻了个懒腰 。之后拿起了面前的一个酒壶  ,仰起头  ,将里面仅有的几滴酒倒入了嘴里 。之后有拿起了一个酒杯  ,用舌头在里面添了一圈 。最后旁若无人用手捂着胸口  ,打了一个饱嗝……

  “嗝……”

  坐在他不远处的白衣男子  ,手里握着酒杯  ,淡淡的冷笑了一下说:“嘁……白痴  !”

  魁梧男子的跟班用手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对着青衣男子大喊到:“我老大问你话呢 !小子 ,你听到了到是放个屁啊  !”

  青衣男子左手伸出了一根手指 ,身体微微的向左靠了一点  。

  白衣男子的手下  ,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轻轻的问着白衣男子:“堂主  ,要打了吗  ?”

  一旁的白衣男子嘴角微微动了一小下  ,回答道:“打起来也不用管  ,这些个江湖上的小混混 ,打死一个少一个  。再说 ,我们现在还有事情呢 ,你们都尽量别乱出手  ,你们只会本门武功  ,一出手必定暴露  ,一旦暴露了身份  ,让他们改变了计划  ,我们这些天打探到的消息就白费了 。”旁边的人轻轻的点了点头  ,收回了身子 。

  这时  ,青衣男子身体突然微微动了一下……

  “卟”的一声之后  ,青衣男子旁若无人的笑着说:“呵呵……不好意思 ,我真的放了个屁……”

  “一个白痴和一群笨蛋打起来……呵  !”白衣男子自言自语着  ,还是忍不住轻轻的笑了出来 。

  “他娘的  !敢羞辱我  !”说完  ,魁梧的男子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酒壶 ,冲着青衣男子的扔了过去  。青衣男子没有转过身 ,慵懒的抬起右手  ,用食指和中指轻松的接住了丢来的酒壶  ,语气略带挑衅的说道:“就这两下子吗  ?我还以为多厉害呢  !”说完 ,青衣男子转过身  ,可就在他转过身的瞬间  ,一记重拳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整个人也飞出了丈许多远 。连面前桌子上的酒杯酒壶也噼里啪啦的摔了满地 。

  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老板娘  ,刚刚略有喜色的脸  ,再一次露出了阴云……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  。

  “哈哈哈哈哈  !小子 ,知道厉害了吧  !告诉你  ,我的名字和三国里面最厉害的小子一样  ,我叫吕布  !记住了  !就你还想和我打架 ?真他娘的脆 ,连我一拳都抗不住  !哈哈  !”魁梧男子仰面大笑  ,几个跟班也一起跟着笑着 。

  青衣男子缓缓的站了起来 ,正了正身后佩剑  ,说道:“嘿嘿……不好意思  !我不是要和你打架  。”青衣男子揉了揉被打的脸  ,接着说到:“我其实呢……只是想打人而已 !”说完  ,青衣男子拔腿冲向了吕布那几个人 ,他的身影仿佛鬼魅一般  。吕布还没有回过神  ,就被青衣男子左掌打中了胸口  。接着  ,青衣男子右手抓住吕布的肩膀 ,身体腾空跃起 ,右脚踢中了吕布了一个跟班 ,之后 ,他又用左脚回勾住吕布旁边另一个跟班的脖子  ,将自己向最后两个跟班甩了出去 ,两拳之后  ,他左脚甩开勾住的跟班  ,在空中华丽的翻腾了一下后 ,稳稳的落在了桌子上  。吕布和他那四个跟班全都倒在了地上  。一边的老板娘终于又露出了笑容  。

  “刚才那一拳  ,不过是想醒醒酒而已  ,看把你美的  ,都喊娘了  。”青衣男子微笑着说  。

  “这个白痴  ,身手还真不错  !”白衣男子在一边自言自语着 。

  青衣男子用手轻轻了抚了一下刘海的头发  ,语气十分滑稽的说:“我早就说过  ,只有我这么厉害人  ,才有资格吃霸王餐  !”

  一旁刚刚还在笑的老板娘  ,底下了头  ,用手捂着脸  ,极度无奈的又叹了口气  。

  吕布捂着胸口站了起来  ,问道:“你……你是谁  !你叫什么名字  !”

  青衣男子不耐烦的将身后宝剑拔出了一寸来长的小缝  ,说道:“怎么我不说你就不知道——我——是——谁——啦 !”后面四个字  ,还特意的加重了语调  。而同时  ,就在宝剑出鞘之后的几秒之后  ,一股淡淡的酒香传入每个人的鼻孔  ,那是从宝剑中散发出来的淡淡酒香 ,叫酒楼里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 。

  “酒神剑  !浪荡酒神  !”吕布、老板娘、白衣男子  。都不约而同的说出了这七个字  。

  原来这个青衣男子 ,就是江湖上人送绰号‘浪荡酒神’的人 。他整天就是喝酒  ,和行侠仗义 。不过他从来不买账  ,不是有人请 ,就是吃霸王餐  。有一些和他比较好的江湖浪子  ,都亲切的叫他小酒  !传说中  ,他的身手非凡 ,几乎天下无敌  !酒量也大的惊人  ,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世 ,甚至没人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  。

  吕布和他的跟班捂着胸口站了起来 ,浪荡酒神对他说:“那个什么破布啊 !不想挨打就把帐买

  了  ,然后那个  !顺便把我的账也买了  ,嘿嘿  !”

  郁闷了半天的老板娘  ,脸上再一次露初笑意  ,而且笑的特别激动  。

  刚刚站起来的吕布愤怒的瞪着浪荡酒神  ,留下了一锭银子  ,便带着手下离开了酒楼  。万花酒楼里又恢复了平静  ,老板娘走到桌子前  ,拿起了那锭银子  ,几度欢喜几度哀愁的老板娘  ,最后还是哀愁了  !她走到了浪荡酒神的旁边  ,不好意思的说:“酒神大侠啊 !那个……他这点银子 ,自己的刚刚够……您的吧……”

  浪荡酒神却笑了笑说:“老板娘啊  !我不是说过  ,我是吃霸王餐的嘛  !嘁 !看你这记性 。”

  “哈哈哈哈哈 !酒神兄  ,江湖传闻都说你好身手 ,今日一见 ,果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不过种是这样吃霸王餐  ,而且还那么举止不雅  ,恐怕有失侠者的风范啊  !”一旁的白衣男子缓缓的站了起来 。

  浪荡酒神看向白衣男子 ,藐视的笑了一声  ,回答说:“呵  !我愿意怎样就怎样  ,我就喜欢这样  ,没办法 。”

  白衣男子身边的手下  ,在桌子下面摸到了剑柄 ,却被白衣男子用手按住 ,然后用扇子当住了脸  ,悄声的对身边人说:“没事  ,反正我才加入山庄不久  ,江湖上没人认识我 。再说 ,就算打起来  ,我也会山庄之外的武功  ,放心  。”虽然是在对旁边的说话  ,可他的目光却始终没离开那个浪荡酒神 。

  之后  ,白衣男子走到了浪荡酒神的面前 ,双手握扇 ,对浪荡酒神鞠了一躬 ,看着对方的眼睛说:“无妨 ,在下也不过是顺口说说而已  ,没有别的意思 。”白衣男子看着浪荡酒神的眼睛 ,眼神洋溢着诡异的笑意  ,心里面似乎在盘算这什么  。

  浪荡酒神忽然笑了笑  ,对白衣男子说:“我……好像在那里见过你的样子啊  !你叫什么名字 。”

  白衣男子的目光低了下去  ,仿佛什么事情得到了证实一样的动了一下左眼皮儿 ,之后目光再一次看向了浪荡酒神  ,说到:“在下……人称白衣江天骄  。”说完白衣男子轻轻的笑了笑  ,追问了一句:“酒神兄可是真的认得在下吗  ?”

  浪荡酒神用右手的食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摇头着说:“呵呵  ,不认识  ,也没听说过 ,只听说过脏衣我自己……不过嘛 !现在我和你认识了吧  !”

  白衣男子点了点头  ,回答:“当然 !酒神兄  ,不介意的话 ,我可以请你喝酒  。”

  浪荡酒神大笑了一声说到:“哈哈  !当然是介意了  ,现在我突然不想喝酒了  ,想出去走走 ,不过看在你名字和我的名字有一个字一样的份上  。”说完这句  ,江天骄的眼神轻轻的飘向了左下方  ,左边的下眼皮儿再一次不易察觉的动了一下 。

  说完此话的浪荡酒神  ,旁若无人的抻了个懒腰 ,之后就向着门外的方向走去  ,在快到门口的时候  ,他回头对江天骄说:“看在这个份上  ,你就帮我把账接了算了  ,好了  !我走了  。”

  最后 ,老板娘的几度变脸  ,最后还是以笑容收场  。

  浪荡酒神走在下着小雨大街上  ,路上的行人没几个 ,看着自己空空的酒袋 ,他无奈的摇了摇了  。后悔刚才没有在白衣男子那里灌一袋  。突然 !他的身体定在了原地 ,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  。

  细雨中  ,前面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男子并没有年轻人的义气飞扬  ,而是一脸的干练沉稳  。女子的脸上也没有那个年纪该有的天真笑容  ,脸上有着一股密云不雨的忧郁  。

  ——竟然是他们俩个  !为什么是他们两个……

  浪荡酒神心里不断自问着  ,那两个人  ,是他一辈子都不想在看到的……

  十五年前  ,姑苏慕容府  。

  这是一个江湖豪门 ,世世代代都有名震江湖的武林豪侠  。而这一代  ,他们的当家者  ,更是登上了武林的最高峰  ,得到了“武林盟主”的称号  。之所以得到这个称号  ,是因为慕容府当家者慕容豪 ,带领着府上的优秀剑客除去了江湖上黑道最强大的势力“北绿林盟”  。这一举动  ,不仅除去了江湖上一股邪恶势力  ,也在北方建立的姑苏慕容家的威信  。

  不过这样的成就  ,并不代表慕容家没有付出任何的代价 。他们失去了十几名优秀的剑客和三十几名弟子  ,更重要的是  ,慕容豪失去两位和出生入死多年的兄弟  ,就这样  ,他那两个兄弟的后代  ,便由他来抚养而且像对待亲生孩子一样  。那时候  ,那两个孩子  ,才不过十岁的样子  。一个是男孩子  ,叫龙天扬  ,另一个是女孩子  ,叫香茗 。

  两个孩子也渐渐的长大 ,和慕容豪的儿子慕容衫一起玩的很和睦  。三个孩子整天在一起  ,一起玩  ,一起闹  ,一起练武功  。

  直到七年之后  。那一年慕容豪得了一场大病  。那一场病导致慕容豪的武功大退  ,几乎不能走路  ,但又不敢声张  。虽然还危机不到生命  ,但也只有默默的等着病情恶化  。

  “香茗  ,慕容叔叔平时对我们那么好  ,可是现在他病的好像很严重  ,我昨天听说  ,有一种叫雪罂子的雪山参可以治好慕容叔叔的病  。”偷偷的  ,龙天扬对香茗说  。

  “可是慕容叔叔怕有仇家来趁机寻仇不敢声张啊 !”香茗叹了口气 ,然后握住了龙天扬的手  ,靠在了他的肩上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我不想看着慕容叔叔死……慕容叔叔对我们那么好……”

  龙天扬小心的推开了香茗  ,说到:“放心吧 ,慕容叔叔的病不会死的  ,但总是这样  ,恐怕也不是办法……与其这样还不如叫我去赌一把  。”

  香茗突然抬起头看着龙天扬  ,显然是被他的话吓了一跳  ,“你说什么赌一把  ?”

  龙天扬看着香茗  ,有小心的看了看四周 ,在确定没人的情况下 ,对她说到:“和你说了 ,可你不能告诉任何人  ,小衫也不能告诉  。”香茗捂住了嘴  ,眼神奇怪的看着龙天扬 ,刚想问什么  ,龙天扬便又继续说到:“我要出去  ,到北方的长白山  ,那里就有雪罂子  ,我应该可以拿到的  。”

  “不行  !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再说 ,等你回来 ,说不定……说不定……就是……总之  ,我希望你不要去 。”香茗有点语无伦次  ,但是她还是说出了她的想法  。

  龙天扬摇了摇头 ,“所以我说是赌一把  ,府里的大夫说慕容叔叔还能挺几年  ,也许会来得及赶回来  ,也许等不到慕容叔叔活着回来  ,也许……”

  香茗堵住了龙天扬的嘴  ,“不许说了  !”

  面前的龙天扬拿开了香茗的手 ,“我一定要去  ,我决定的事  ,就一定要做  ,就算是报答慕容叔叔也好  ,总之我是去定了  。”

  “可是……”香茗急的哭了出来  ,“可是……外面很危险  。”

  “所以我希望你帮我弄些银子和一把剑  ,香茗……”

  “好 ,你等着  。”虽然老大的不愿意 ,但香茗还是去准备东西了  。

  不一会  ,香茗准备好了一个包袱  ,两把剑和一些银两  。龙天扬摇了摇头说:“一把剑就够了  ,你以为我是双剑大侠啊  !”说完就夺过了香茗手中的一把剑  ,不等香茗说什么 ,龙天扬又继续说:“你就在家里乖乖的等我的好消息吧  !”

  香茗失望的点了头  ,“嗯  ?那……好吧……你要照顾好自己  ,别让我担心  。”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慕容叔叔没生病的时候  ,我都能和他过一百招不分胜负  。”龙天扬骄傲的说 ,香茗低下了头  ,拉着龙天扬的手说:“我不是说这个  ,我……你自己去…你…那我……”

  听着香茗有些莫名其妙话  ,龙天扬捂住了她的嘴说:“什么你你我我的  ,等我回来就好了  !”

  香茗拿开了龙天扬的说:“我知道你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 ,你一个人去 ,你就……”

  再一次捂住了香茗的嘴  ,龙天扬像个大哥哥一样的说:“没事的  ,我功夫那么好  ,什么都不怕 !你也别担心了 !”

  说完 ,龙天扬把脸靠近了香茗的脸 ,“放心吧  !等我回来的时候  ,一定叫慕容叔叔做媒  ,到时候……我娶你  !”

  “一言为定  ,我……”

  “走了  !”说完龙天扬就施展轻功离开了  。

  ——他从来不会和人说再见 。

  只留下香茗一个人站在慕容府的院子里  ,她的脸上流下了两行泪水……

  “你就我怕我想你么  ?你就不能带我一起去么  ?你走了我该多想你……”

  就在那一天  ,一个十八岁的少年  ,开始了独闯天下  。也许他自己还不知道 ,这一去……就像是眼泪离开了眼睛 ,那个叫龙天扬的孩子再也回不去了  。

  就这样 ,他一个人 ,竟然平安无事的到了奉天城 。而且一路上行侠仗义 ,不错  !他的武功在同龄人里是出类拔萃的  ,无人可以超越  。也许他生下来就是武学奇才  。而且在这一路上  ,他的武功更是突飞猛进  。不过……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

  这一天晚上  ,因为路上又遇到了些麻烦  。比预计晚了很多进城  ,到了城里 ,已经是深夜  ,很多客栈都已经关门了 。他只有一个人在大街上走着  ,希望可以找到没关门的客栈  。可就在这个时候  ,他再一次遇到了麻烦  。

  “没想到是个孩子  !”

  面前的黑衣人手里握着一把宝剑  ,一身黑衣  ,甚至把整张脸都蒙上了黑布  ,只露出了一双苍狼般雪亮眼睛 。

  “你是谁  !”龙天扬一边问着一边拔出了宝剑  。

  “我是杀手 ,人人都称我叫断弦  ,今天杀你  !”说完  ,黑衣人也拔出了宝剑  ,‘一个小孩子  ,竟然叫我们社团折了三个杀手  !看来还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这个孩子大意不得  。’黑衣人心里嘀咕着 。不过他的心里 ,依然有着十足的把握杀了面前的人  ,毕竟他已经做了十二年的杀手  。

  ——从来没有失手过  。

  “哦  ,看你的衣服  ,我认出来了  ,我已经杀了两三个和你一样衣服的人了  ,我想……哼 !你也不怎么样 。”龙天扬拿起手中的宝剑  ,向面前的黑衣人冲了过去  ,上来一招慕容家的‘猛龙逐日’  。剑气如同一张大网  ,将面前杀手团团控制在进攻范围之内  。一击不中  。那么下一招 ,哪怕杀不了对方  ,也必定叫他见血  !

  ‘不简单啊 !原来是慕容府的人 ,这一招用的竟然不逊于慕容豪  。’杀手侧身一闪 ,躲开了第一击  ,但是剑气却划开了他的面罩  ,那是张有几分秀气的脸  ,一点都不像个杀手的样子  。

  龙天扬一击不中  ,立即横剑切向对方 ,这一招  ,几乎没有任何躲的机会  ,但是杀手断弦反映奇快的用剑挡向了龙天扬的来势 。龙天扬见攻击线路被封 ,不禁有点佩服起这个杀手  ,然而他却没有惊慌失措  ,竟然快速的转身一剑 ,攻向了杀手另一侧 !杀手的剑根本没有时间收回来 ,而躲开则更是不可能……

  “再见了  !”龙天扬在斩向敌人最后一剑的时候 ,大喊了一句 !

  ‘嘣——  !’

  一声清脆的声音 ,响彻的黑夜的街道  。黑衣人喘着粗气站在原地  ,手里宝剑慵懒的垂在地面  。而龙天扬则倒在了他身侧一丈远的地方 。不错 ,是黑衣人赢了 ,他从未失手过 。但是他左手的食指却在滴着血  。

  他用了偷学的少林绝学‘大力金刚指’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剑 。

  “厉害  !难怪他们会折  ,如果没有前车之鉴 ,恐怕我也会因为大意  ,而死在你的手上  !估计见过你出手的都死在你的剑下了  ,不然早就有人找上慕容府的麻烦  。”黑衣人对龙天扬说  ,“小子  ,这么好的身手 ,不如和我做杀手吧 !我会把你训练的更好 !”

  “休想  !”

  黑衣人听到这句话  ,眼神里露出了极度的恐惧  ,手里的剑都在不经意间 ,落在了地上  。

  那不是龙天扬说的  ,而是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一个老者嘴里传来的  ,看上去年过半百 ,头发也是白了不少  。但是一身大气的服饰 ,和说话的声音跟语气  ,却隐隐的有一种王者之风  !

  “盾宗  !  !  !”

  他可是杀手界里神话般的人物 ,曾经也是一个优秀的杀手  ,他原来的名字叫‘盾道’  ,因为他当初做杀手的目的是维护人间正道  。其实杀手这个职业最初成立的目的  ,并不是滥杀人  ,而是维护人间正道 ,当正义无法得到声张  ,恶人因为权利或者势力  ,而逍遥法外  ,却没有人能够明着对抗的时候  。杀手这个职业就出现了  ,他们是安静的声张那无法声张的正义  。但是……渐渐的  ,这个杀手的体制  ,却变成了滥杀无辜  。就像官府一样  ,成立的目的和最后的结果却可悲的背道而驰  !

  就在杀手这个词已经不代表正义的时候  ,他便毅然退出了杀手社团  。而他却是第一个三十年之内没有失手过的杀手  ,那一年他已经四十多岁了  ,他杀的贪官恶吏、地主土贼是也数不清  。因为这样骄傲的历史  ,使他在退出杀手界后  ,各个杀手社团依然对他倍加的尊重  ,称其为‘盾宗’  。面前这位当今江湖里数一数二的杀手断弦  ,怎么也想不到  ,他有生之年竟然有幸见到这一行里‘祖宗辈’的盾宗 !

  “你是不是叫断弦  ?”盾宗看着黑衣人问道  。

  “是的前辈  ,在下断弦 ,见过盾宗前辈  !”黑衣人毕恭毕敬的回答 。

  “八百步开外 ,用暗器杀死万恶的扬州兵马指挥使  ,并割断的他的琴弦  ,由此成名的你 ,到今天这次出手  ,已经有十二年未失

  手了吧  !还真不简单啊  !”盾宗缓缓的说着  ,显然对面前的黑衣人杀手断弦的评价是相当的高  。的确  ,也是那一次  ,他被杀手界誉名为‘断弦’ 。

  “在下小小成就 ,那里比上您  。”断弦谦虚的低下了头  。

  盾宗走到了断弦的面前 ,拍了拍他的肩膀  ,说到:“我很欣赏你  ,你一直以来  ,没有辜负杀手的称号 !可是你为什么要接杀这个孩子的任务  。”

  断弦抬起了头  ,看着面前这个‘祖宗辈’的盾宗  ,回答:“我没想杀他  ,不然我用暗器岂不是更方便  ,我只是想废了他的武功  ,因为这个任务是‘死任务’  ,我没法推辞  。如果不是的话  ,他现在不可能活着  ,虽然他的武功很厉害  ,但如果我不想给他机会  ,他依然没有还手的余地……只是他的身手  ,我实在太欣赏了 。”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  ,这么小的孩子就做了杀手  ,会失去很多的东西  ,就像你我 。”盾宗的话  ,渗入了断弦的心里  。他十六岁就做了杀手  ,根本没有享受过年轻人该有的趾高气昂和快乐  ,他的少年时代  ,经历的全都是血腥 ,但是他十六岁那年被恶人害死了父母  。他做杀手只是不想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  ,他要杀尽天下的恶人  ,就和当年的盾道一样  。

  “……可是  ,如果我没有现在这么好的身手  ,早就被他们抛弃了  ,现在的杀手  ,您也知道吧  !否则您也不会退出社团  ,放弃继续做杀手  。”断弦回答说  。

  “但是 ,你能保证他不会变  ?他这么骄傲狂妄的孩子  !”盾宗简单的回答  。

  这时候  ,躺在地上的龙天扬缓缓的站了起来  ,那起了剑指着断弦 ,:“我……我刚才不过是大意了  ,这次我一定杀了你  !”

  “你看吧  !”说完  ,盾宗点了龙天扬的穴道  ,对他说:“孩子  ,你输了 ,你是赢不了他的  。”

  断弦看着龙天扬的脸  ,笑了笑说:“不过你也很厉害  。记住  ,你现在死了  !不然弄不好我是会死的 。”

  盾宗也笑了笑  ,只有龙天扬一脸茫然  。

  那一夜 ,龙天扬的命运由此转变 。他做了盾宗的第二个徒弟  。

  盾宗知道了龙天扬出来是为了寻药  ,他对龙天扬说 ,雪罂子是很珍贵的药材  ,治百病、解百毒 ,有钱都不一定买的到  ,更何况去寻药了  。盾宗说长白山确实有雪罂子 ,但是没有好的轻功  ,根本无法找到  ,而且长白山天池有着一个神秘的组织‘寒冰门’  。他们从不欢迎外人去寻药 。而且他们身居那里  ,却也没有几棵雪罂子  ,更不会叫外人轻易来拿 。

  就这样  ,龙天扬拜了盾宗为师  。学习轻功和武功  ,比他的师兄晚入门三年 。

  “我叫龙天扬  ,师兄你呢  ?”这是他见到这位师兄的第一句话  。

  “师父说过  ,我们不能互说姓名 ,也不能说是师父的徒弟  ,师弟怎么忘了 。”师兄回答 。

  “没事的  ,师父又不在 。”龙天扬试图劝服师兄  ,但是他却回答 。

  “那也不行 !”语气坚定决绝  !

  两年之后  ,他和他的师兄一起出师 ,虽然入门晚 ,但是他天资卓越 ,又是武学奇才 ,而且还有很好的功底 ,竟然和师兄一同出师  ,一同完成修炼  。不光是轻功 ,连同师父所有的技艺包括剑术、铸剑、内力一样他都没有输给过师兄  。

  那一年  ,师父为了给他们庆功可以去闯荡江湖  ,准许他们喝了酒 ,并说以后  ,你们在江湖上独挡一面 ,酒量也是必须的东西 。然而那一次  ,龙天扬却一口都没有喝  ,他从小就讨厌酒的味道  。那一次盾宗和他的大徒弟看着龙天扬闻了酒味就要吐的样子  ,真是笑的连饭都没有吃好 。而就是那一次  ,他的师兄终于发现了比他强的地方  !

  出师那一天  ,师傅盾宗对龙天扬说了很多话  ,告诉他很多江湖上的规矩和浅规则  ,告诉他什么是江湖、什么是道义、什么是情义、什么是人心 ,还有就是关于雪罂子的一些事  。而盾宗对龙天扬的师兄却只说了那么几句 。

  “记住  ,以后有机会见到师弟  ,一定要好好帮他  ,虽然武学上他胜你很多  ,但是我还是更器重你 。”

  “嗯 ,徒儿明白  !师傅  。”

  “天扬那个孩子  ,他做事我真的不放心  ,不过他的身手我到大可放心 。至于你  ,你是个很优秀的孩子 ,将来能成大气 ,武学方面也要好好努力  。”

  “师父放心  ,徒儿一定不辜负师父所望  ,如果能帮到  ,我也一定会好好帮助师弟的  。”

  盾宗笑了笑 ,看着远处说:“不过啊  !就怕你连他的面都见不到……”

  这就是盾宗对大徒弟的交待 。

  出师之后  ,龙天扬便踏上了去往长白山的路  ,他用他超人的武艺打败了神秘的寒冰门  ,得到了可以在长白山的寻找雪罂子的通行证 。不过寒冰门的人告诉他  ,那种药材也许一辈子也找不到  ,但是他依然没有放弃  ,整天在满天飞雪的长白山上寻找药材  ,因为他知道 ,慕容豪的病已经拖两年了  。他几乎每天都不睡觉的寻找  ,在大雪中盲目的寻找 。时间一晃就是一年  ,但他终于是找到了  !而且一下子找到了两棵  !  ! !

  浪荡酒神回想着当年  ,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他的心里是那么的恨  !他怎么也没想到回去之后竟然是那样的结果 !

  他狠狠的盯着面前的两个人  。他很想上去大骂他们一顿 ,然而……他还是决定转身离去了……

  “咦 ?”男子看着浪荡酒神  ,指着前方  ,对身边的女子说:“你看……是他  !”

  不错 ,那个男子就是慕容衫 ,而女子便是香茗 。

  香茗顺着慕容衫指着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真的是他 !”话音刚落  ,香茗便追了过去  。

  五年了  !整整五年了  !从那一天他离开  ,已经过去五年了  ,她的心里一直都充满了愧疚与难过 。也许错不在他们  ,但是香茗和慕容衫却一直无法释怀  。毕竟那件事  ,他们的确做的太对不起他了……

  慕容衫低下了头  ,他并没有追过去  ,他根本无法面对龙天扬  。从龙天扬与他割袍断义的那一天起  ,他就再也没有勇气面对他了  。

  “天扬  !”香茗抓住了浪荡酒神的衣袂 ,也许这个时候  ,他应该叫龙天扬吧  !

  “滚 !”龙天扬没有回头  ,只是简单了回答了一句  。

  香茗绕到了他的面前  ,看着龙天扬那历经沧桑的脸  ,她一下子哭了出来  。

  “你还有脸见我 ?你还有脸哭 ?”龙天扬冷冷的对香茗说  。“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

  “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天扬  ,这些年我和衫哥一直在找你 ,其实我们……”

  ——啪 !

  没等香茗说完 ,龙天扬的一记耳光就打在了香茗的脸上  ,他心中对他们恨  ,不是这么一个耳光就可以结束的 。龙天扬恨他们  ,他原谅不了他们  ,所以他一直都在逃避他们  ,让他们更加的原谅不了自己  ,让他们永远都无法释怀  。

  这也许是龙天扬对他们的惩罚方式  ,他要让阴影永远笼罩他们  ,他们对不起他  ,那他就更对不起他们  。

  “你疯了  !”看到香茗被打  ,慕容衫也顾不得什么  ,冲到了龙天扬和香茗的中间  。

  “对  !我疯了  ,我是疯了  !我五年前就疯了 !”说到最后一句  ,龙天扬几乎喊了出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  ,天上突然打了个响雷仿佛响彻了天际  。

  雨还在下  ,繁华的街上只剩下他们三个人  。

  慕容衫底下了头  ,他不敢看那双愤怒的眼睛  ,“天扬……你为什么就不能原谅我们 ,当年的事……”

  “当年的事就不要提  !我不想听你们的任何解释  ,好不好 ?”说完 ,龙天扬看了一眼慕容衫身后哭泣的香茗  ,脸上已经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眼中的泪和他拼了命的挣扎  ,终于还是没有流出来  。

  “不要再见了……”

  龙天扬慢慢的转过身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转身……离去 。

  细细的雨水冲刷着他的脸  ,两股热流  ,终于伴着雨水划过了他的脸庞……

  这个季节  ,大雨有时候一下就是好几天  ,这场雨也从白天一直下到了晚上 。

  慕容衫和香茗住在客栈里  ,香茗躺在床上一直辗转反侧的睡不着  。

  “香茗……快睡吧  ,别想那么多了  ,他既然那么绝情……”不等慕容衫说完  ,香茗就打断了他的话  ,“可是……当年我们都以为他死了 ,这一点 ,我无法原谅我自己  。”

  慕容衫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身旁的香茗 ,却突然坐了起来 ,“或许我们等他回来之后  ,说清楚  ,我们在成亲也好过现在……我要去找他  ,和他说清楚 。”

  “找他又有什么用呢  !他根本就不会听  ,我们之间的事 ,他不明白  。”慕容衫也坐了起来  。

  “可是现在又能怎么办呢  ?”香茗轻轻的抽泣起来  。慕容衫将香茗拦在怀里 ,轻轻的安慰着  ,“也许以后他自己会明白的 。”

  “也许会……”香茗靠在了慕容衫的怀里……

  深夜  ,香茗再一次醒来 ,看着身旁熟睡的慕容衫 ,眼神里闪出了做什么决定的目光  。

  龙天扬到了扬州唯一一家晚上还开的小酒馆 ,给了酒保一锭刚从劫匪手里抢来的银子  ,叫酒保离开了  。他只不过是想一个人喝酒  ,想一个人喝到什么事情全忘掉  ,但是每次醒来的时候  ,却都可悲的什么都忘不了……

  举杯销愁愁更愁……

  ……五年前 ,他是一点酒都不能喝的 。

  五年前  ,他拿着雪罂子高兴回到苏州  ,刚进城就看到了一支迎亲的队伍 。他心里美美的  ,因为他知道  ,用不了多久 ,这里还会有一支迎亲的队伍  ,那是他娶香茗的  !

  但是当他回到慕容府  ,看到了满府上下全是红花  。他下了马  ,走进过了影壁  ,来到了正花园时  ,他那颗心瞬间凉到了彻底 !

  龙天扬眼里含着眼泪  ,而目光确如野兽被猎人围攻时一样的愤怒 。

  “呃……啊……不  !  !”

  所有人的欢笑声  ,和乐队的鼓乐声都停止了……

  ——他看到的是慕容衫和香茗的婚礼……

  慕容衫手里的酒杯掉在了地上  ,站在原地 ,看着龙天扬 ,不知所措  。

  这时  ,新娘子手里拿着红盖头  ,从内堂出来了 。他看到了龙天扬 ,眼里噙满了泪水  。

  慕容衫缓缓的走到了龙天扬的面前  ,他脸上的表情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的嘴张开了又合上  ,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  。他回头看了一眼香茗  ,而香茗也站在原地  ,和他一样不知所措  。

  终于  ,香茗也走到了龙天扬的面前  。

  “天扬……我……我以为……”香茗像个犯了错了孩子一样站在龙天扬面前 ,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

  “以为我死了 ?是不是……”龙天扬咬了咬牙  ,接着说到:“我走的时候  ,说我回来一定会娶你……你是怎么回答我的  ?”龙天扬的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了  ,声音哽咽却又带着愤怒 。

  龙天扬说完  ,香茗慢慢的大哭起来  ,她摇着头  。的确  ,她忘记了……她早就忘记了  ,她以为他不会回来了  。她低着头  ,不敢看龙天扬的脸 ,她想说很多 ,但是却没有勇气说出口  。

  ——她并不爱他  ,那是从他离开以后才发觉的 ,龙天扬一切都那么自我 ,他从来不在意她的感受  ,他没有想过如果自己死在外面香茗怎么办 ?哪怕他当年带着她一起走  ,也不会是现在这个结果  。

  但是这种爱 ,慕容衫可以给他  ,他从来不会让她难过  ,也不会让他担心 。那种被疼爱、被在乎、被保护的感觉 ,是龙天扬永远给不了的 。

  ——但是  !

  龙天扬对他的爱  ,却是真真切切的  ,他是那么的爱她 ,但是她却成为了自己最好的兄弟的新娘……

  “忘了么  ?”龙天扬微笑着问 ,“你回答说一言为定  !”这一次  ,是他唯一一次记得香茗的承诺  。

  慕容衫在一旁 ,想说什么  ,却开不了口  ,只能看着眼前这一切  。

  “对不起……天扬  ,其实……”香茗对着面前的龙天扬说  ,但是  ,一句对不起  ,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

  “好了  !”龙天扬捂住了香茗的嘴  ,“什么都别说了  !”

  “你为什么总是不听我把话说完  ,你为什么总是不想听就堵住我的嘴  !”香茗拿开龙天扬的手  ,用仿佛祈求一样的语气对龙天扬说  。

  “那是因为你说了也没有用 !”

  龙天扬穿过香茗和慕容衫  ,走到了里面  ,所有来庆贺新人的客人都默默的坐着不说话 。他径直走到了最里面的桌子  ,坐着的是慕容衫的父亲慕容豪 。龙天扬走到慕容豪面前跪了下来  ,磕了七个头  ,然后从怀里套出了一颗雪罂子  ,放在了慕容豪的面前  。顿时  ,所有人都大吃了一惊  !

  “——雪罂子  !”甚至有人叫了出来  。

  “慕容叔叔  ,就是为了这个……就是为了报答您  ,您的儿子好好的‘报答’了我  !现在……我给您磕了七个头  ,这七年的养育之恩在加上这个雪罂子……是还您的  。”龙天扬的眼睛里充满的无奈  ,他真希望一切都是一场梦  ,当他醒来的时候  ,他发现自己香茗躺在自己的身边 ,对自己说:“是不是又做噩梦我嫁给别人了 !  ?嘿嘿

   !”但是他怎么也醒不来……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场梦……

  “孩子……”慕容豪想说什么  ,却又闭上了嘴  ,也许这个时候  ,自己是个身在局中的局外人  ,说了又有什么用  。

  龙天扬起身  ,拖着悲怆的脚步  ,走到了影壁旁边  ,背对着香茗和慕容衫 。

  “你们做的漂亮  !”声音充满的无奈和恨意  。

  “我在外面一个人在外面苦苦寻药  ,可你们……你们做的漂亮啊  !”

  说完  ,他拔出了宝剑  ,转过身割断了自己的衣袂  ,丢在了慕容衫的身上  。然后有将宝剑插在了地上  。

  “你们慕容家养了我七年  ,我还了……从此  ,我和你们慕容家  ,两不相欠……以后慕容家的事与我无关  。”

  就在那句话之后  ,他再也没有回过姑苏 。

  那一天的晚上  ,他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走在苏州的街道上  ,手里拿着酒坛子  ,他以为酒能让他忘记一切  ,但是 ,这根本不可能……

  “哈哈哈哈  !……没想到第一次喝酒……竟然……哈哈哈哈  !太美妙啦  !”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 ,他整天与酒为伴 ,整整过了五年  !

  浪荡酒神坐在酒馆里  ,面前倒着两个空坛子 ,几道简单小菜都没有动几口  ,他只是大口大口的喝着酒  。

  突然  !他的剑指向了门口  。

  “天扬  !”

  “你是谁  ?赶紧滚出这里 。”

  “何必明知故问呢  ?”

  龙天扬笑了笑看着门口不速之客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仿佛什么事都看开了一样 ,“别跟我提当年的烂事了 ,我现在很好  ,我也喜欢我这个样子 ,我不需要你们的狗屁解释  !我也不叫龙天扬  ,我叫浪荡酒神  ,我喜欢大家给我起的这个名字  ,我很喜欢  ,没有你们我也很快乐  ,应该说是更快乐……让我忘了你们好么  ?让我忘了你们好么  !  ?”说到最后一句  ,他的语气接近了愤怒  。

  门外之人走进了屋子  ,身上的雨水顺这头发滴在了地上  。

  ——是香茗 。

  “天扬 !你听我说好不好……”

  “你给我滚远一点好不好  ?”

  “天扬 !”

  “滚开  !”

  “天扬  !  !”

  “滚开 ! !”

  香茗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红红的眼睛  ,加上全身被雨水打湿的样子 。龙天扬看着心里突然感觉有一点心痛 ,但是  ,这样的心痛和自己最爱的女子 ,嫁给自己最好兄弟相比 ,还是差远了……

  “也许我真的不该来  。”香茗难过的看着龙天扬  ,她心里的痛并不比龙天扬少  ,她真的想让他明白  ,但是他却那么的绝情  。

  “哼  !没错  !那你还不走 ?”说完  ,龙天扬伸着胳膊打了一个哈欠  ,这么做他只是想掩饰自己的泪水  。他们之间曾经有过爱  ,但是现在爱已经转变为恨  ,曾经有多爱  ,现在就有多恨  ,甚至更多  。

  “当年  ,是我们对不起你  ,可这么多年了……”

  “在说一句废话 ,我就让你死在这里  !”龙天扬把剑指向了香茗的喉咙 。“关于过去 ,我什么都不想听  。”

  香茗闭上了眼睛  ,叹了一口了  ,仿佛看穿了一切  。接着她又睁开了眼睛  ,看着龙天扬 ,眼神是那么的坚定决绝 ,“你要是杀了我  ,心里就会好受的话  ,那你就杀了我吧  !”

  龙天扬的心  ,深深的痛  ,这就是他最爱的女子 。

  “不……你还不能死  ,杀了你岂不是便宜了你  !我要你内疚一辈子  !让你们俩都内疚一辈子  !”龙天扬的眼神和此刻的香茗一样决绝  。

  “在你眼里  ,我们真的那么可恨么  ?”

  “别说那些了  ,如果你们不在我眼前出现  ,我就记不起那些  ,所以 ,我现在就是喜欢你离我远些  !滚吧 !”

  香茗站在原地 ,眼睛里已经不是刚才的眼神 ,取而代之的是伤心和绝望  。

  “如果这是那样的话……我走……我走……”说完  ,香茗转身哭着跑出了酒馆  ,就在她转身的瞬间  ,龙天扬看着她的眼泪  ,轻轻的……慢慢的……甩落到了他的酒神剑上  ,仿佛那挥之不去的伤痕  。

  为什么你离开  ,都会把难过留给我……为什么  ?为什么……

  龙天扬收回酒神剑  ,随意的用手擦去了那滴泪 。

  他将酒神剑收入了剑鞘中  ,然后用余光看了一下身后的木头影壁 ,平静的说:“偷看够了么  ?出来吧 !看在你请过我的份上  ,现在我请你  !”

  一个白衣男子缓缓的冲他身后走过来 ,“酒神兄的洞察力真是不错  ,藏不住啊 !”不错  ,是江天骄 。

  浪荡酒神笑了笑  ,用手托这下巴  ,对白衣男子说:“我喜欢你这个人  ,不只是因为你请我喝过酒 。”

  “屁话  ,得罪那么多人  ,没点本事早他娘的死了  。”

  江天骄坐在了他的对面  ,拿起了一个酒坛  ,晃了一下 ,里面已经没有酒了  。于是他夺过了浪荡酒神的坛子  ,在自己面前倒上了一碗之后 ,又放回了他的面前  ,“酒神老弟  ,听我一句话好么  ?”

  浪荡酒神笑着拿起酒坛  ,喝了一口以后  ,回答说:“可以 ,但是你也听我一句话  ,虽然我喜欢  ,但是以后别总跟着我可以么 ?”

  白衣江天骄点了点头 ,“这个……可以先答应一半  ,等我离开的时候在给你全部答案  !”

  “哈哈  !我就喜欢你的性格  !够好玩 。说吧  !”浪荡酒神大笑了两声回答 。

  “兄弟  ,有些事应该看开  ,其实 ,面对自己喜欢的  ,人也好 ,物也好  ,你要做的不一定是要拥有她……而是去守护  。”

  江天骄的话  ,让浪荡酒神不禁失礼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  !……哎呀  !我说你呀 ,哈哈哈哈……好难懂 !”浪荡酒神拿起酒坛子又喝了一口酒  ,对江天骄说:“没听太懂  ,但是我听完了  ,我告诉你……我做不到  ,为什么做出牺牲的是我  ?”

  “那我可以听听你的故事么 ?”说完江天骄看着浪荡酒神  ,将面前的酒一饮而尽 。

  浪荡酒神笑着回答:“很简单的事情  ,我出去给一个男人他老子拼死找东西 ,回来……那个男的娶了我心爱的女子  ,就是这样 !”

  “哦  !”江天骄长长的哦了一声  ,接着说:“那你不是更应该妥协 ,这样的事情 ,你原谅了别人也原谅自己 ,首先你的心里会好过一些 ,而他们也会很幸福  ,皆大欢喜又有什么不好呢  ?”

  此时  ,听完这句话 ,浪荡酒神脸上的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 ,他看着江天骄 ,没有一点语气的说了一个字  。

  “不  !”

  江天骄低头笑了笑了  ,

  仿佛看穿一些的笑  ,于是站起身来  ,天已经有些亮了  ,外面的雨也已经停了  。

  “果然  !……以后我不会在跟着你了 。”说完江天骄留在桌子上一锭银子 ,便走了出去  。

  “我说了是我请你  ,已经付过银子了 ,你拿走 。”

  听了这句话  ,江天骄停了下来 ,没有转身  ,只是背对着浪荡酒神说了一句:“你留着下次用吧 !我怕……以后请不了你了  。”说完  ,便不回头的走了 。

  浪荡酒神看着江天骄离去的背影  ,突然点着头说  ,“果然  ?……呵呵  !果然  !”

  下了一天一夜的雨  ,第二天早晨的阳光格外的好  ,但是街上的行人却并不是很多  。不过  !没有什么事情  ,是无缘无故的  。

  扬州的街道上  ,站着三个人  ,两个是血煞盟的杀手  ,另一个是白衣男子江天骄 。前者是一个特殊的杀手组织  ,这个组织的首领是前北绿林盟盟主的兄弟 ,他们的目的是杀死姑苏慕容的慕容豪  。而后者则是暮雪山庄派出阻截他们的暮雪剑客  。

  “哼  !暮雪山庄没人了么 ?竟然派个无名小卒来  ,竟然还真的碰巧找到了我们  。”说话的是血煞盟的头号杀手刀绝  ,他的身边是与他合作的多年的搭档剑绝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合作了很多年 ,人称刀剑双绝  。二人合作  ,在杀手界的名望仅啻于当今的杀手之神断弦  !

  “无名小卒  ?呵呵  !你们真是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在你们死之前  ,请你们记住  ,我  !叫江天骄  ,暮雪山庄剑气堂堂主  ,金锋剑最新的主人  !”说完 ,江天骄左手收起了折扇  ,右手轻轻的捂住了悬挂在腰间的宝剑  ,拇指用力一弹  ,一道金光从他的手中射出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眼睛……

  江天骄昂首站在原地 ,白色的衣袂在风中轻轻的摆动着  ,手中的金锋剑在阳光下忽明忽暗的闪着金光 。仿佛神仙一般的气质  ,叫对面的敌人突然露出一种近似恐惧的表情  。仿佛就像是当年的石潇逸 ,那可是金锋剑的嫡系传人 ,暮雪山庄第一人剑气堂堂主  ,金锋剑锻造者的后代  !

  “不能大意  。”悄声的 ,剑绝对刀绝说了一句  。

  刀绝微微的扬起了嘴角  ,“江天骄  !你没发现我们的手下都不在么 ?别以为咬住了我们  ,就能阻挡得了什么 !我们的人已经在路上了……”

  “不错 !”刀绝的话刚刚说完  ,江天骄就大声回到 ,“我出门时  ,也不是一个人 !”

  刀绝和剑绝两个人的眼神突然变幻了一番  ,看着眼前这个白衣男子  ,不过是个没听说过的新人  ,但是  !他似乎并不好对付  ,毕竟是手拿金锋剑的人  。

  江天骄抡起金锋剑  ,指向了面前的两个人  ,宝剑‘铮’的一声划过空气  。“受死吧  !”吧字刚落  ,江天骄便向面前的两个人冲了过去  。而刀绝和剑绝也举起了手中的兵刃  ,准备迎战 ,而就在这个时候 ,空气里飘来了一阵淡淡的酒香……

  “哈哈  !一个打俩  ,有点不公平  ,是不是大师兄  !”

  不错  ,是浪荡酒神 !

  浪荡酒神站在一座房子的屋顶 ,手里握着他自己锻造的酒神剑  ,一身邋遢的青衣 ,虽然看上去很不雅  ,但是却有着另一种霸者的风范  !

  刀剑双绝的目光也投向了浪荡酒神  ,他们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一个暮雪山庄的人 ,和一个传奇的剑侠  。

  看着江天骄  ,浪荡酒神笑了笑  ,然后施展轻功落到了江天骄的身边 。

  “果然 !你认出我了 。”江天骄看着身边的青衣男子  ,突然笑了起来  。

  “嗯  !是你先认出我的吧 !我失散多年的师兄  !”浪荡酒神也调侃的笑了起来  。

  对面的敌人看着两个人  ,听着两个人的对话  ,刀绝竟然也不禁笑了起来 ,但随即又止住了笑声  ,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他们面前一个是未知而可怕的对手  ,另一个更是江湖传说中神乎其神的人物  !

  浪荡酒神也立即止住了笑声  ,将武器指向了面前的敌人 。接下来  ,将是一场江湖上顶尖人物的对决  。而他们四个人谁都没有注意到 ,也是他们谁都不可能注意到  ,在很远很远处  ,一个人黑衣人  ,手里的两个暗器  ,已经蓄势待发……

  “一人一个  !怎么样 !”浪荡酒神看着前方的敌人 ,对身旁的江天骄说 。

  “还以为你要自己上  ,我都没准备好  !”江天骄故意的苦笑了一下 。

  就在江天骄好字刚落 ,更确切的说  ,是在说好字的同时  ,两枚暗器穿过了江天骄和浪荡酒神中间  ,似乎还割断了江天骄的一根头发……同时  !对面的两人  ,突然倒在了地上 。这一连串的事情 ,都完全在意料之外  !

  ——他们死了  !被暗器杀死  !

  “嗯 ?”浪荡酒神的目光瞥向了身后  ,于是立刻转身 ,看向了自己的后面  ,而就在转身的瞬间  ,一个黑衣人已经冲到了他的十步之内 !

  江天骄还没有反映过来  ,浪荡酒神已经一招‘猛龙逐日’刺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立刻腾空而起躲过了这一招  ,同时 ,他的眼睛却轻轻的眯了一下  。虽然躲过的剑刃  ,但是剑气都割破了他的面罩……

  “龙天扬  !”

  “断弦 !”

  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说出了对方的名字  。

  “你们差点抢了我的人头啊 !”断弦的声音比五年前老了一些  ,但是容貌却依然秀气的减当年  ,只是额头上多了两道抬头纹  。

  “是你抢我们的人头好不好 ,我说大侠  ,到今天这次出手  ,你已经十七年没失手了吧  !”浪荡酒神调侃的学着当年师傅的语气  。只是江天骄在一旁听得有点雾里看花  ,水中望月  。

  “你们认识  ?”江天骄突然说了一句 。

  “不错  !五年前就认识 ,那时候  ,我差点死在断弦的手上  ,后来的事情  ,师父都告诉我了  ,你是个好样的前辈 !”浪荡酒神对着断弦  ,轻轻的笑了笑  。

  断弦看着浪荡酒神 ,不可思议的说:“盾宗收了你做徒弟 !真是了不起  ,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说完 ,他又看了看旁边的江天骄  ,问到:“那这位 ,也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盾宗的弟子  !”说到这里  ,三个人都收起了各自的兵刃 。

  江天骄将宝剑收入剑鞘  ,然后抱拳对面前的断弦说:“很荣幸见到断弦前辈  ,我早就听说过你  ,你一直秉承着杀手的传统  ,惩治恶人  ,像您这样的杀手 ,恐怕以后再也不会有了  。”

  断弦轻轻的叹了口气  ,回答道:“什么是好人  ,什么是恶人 ?我做了十七年的杀手  ,算上刚才  ,一共杀过九百三十六人 ,全部都是恶人  。”说完这句  ,他的脸上尽显着骄傲的表情

    ,而当他说出下句话的时候  ,却又充满的失落 ,

  “不过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 ,我都是一个杀人恶魔  ,死后都不知道该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到时候  ,也许阎王会让你抓阄  !”浪荡酒神调侃这说了一句  。

  听到了这样话  ,杀手之神不禁也笑了出来  ,“真有你的  !不过  ,当年幸亏是盾宗前辈带走了呢  ,不然我一定带你去做杀手了 ,到时候  ,弄不好你也要抓阄  。”龙天扬和江天骄都笑了起来  。

  断弦看着两个人  ,脸上露出了释怀的笑  ,“今天就这样吧 !我还有事  ,先走一步  ,再会  !”说完  ,断弦便施展轻功离开了  。

  “来日方长 !后会有期 !”龙天扬大喊  。

  酒楼里  ,江天骄表情迷惑的问着浪荡酒神:“我相信我洞察力和我的内息 ,百步之内  ,隐藏着一个人  ,我不可能发现不了 ,难道他真的隐身了  ?”

  对桌的浪荡酒神一边倒着酒一边回答说:“那如果八百步呢  ?”

  “难道传说中的断弦 ,真的有那么厉害  。”江天骄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的追问着  。

  “传说中的我  ,不也一样厉害么 !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可是你说的哦 !”说完  ,两个人都开怀的笑了起来  ,他们两师兄弟之间的感情  ,是很微妙的  。但是在茫茫人海中  ,不知不觉的遇上 ,然后相识 ,时隔五年 ,两个人再次见面  ,这也许也是一种微妙的缘分吧 !

  “不过今天  ,我还有件事要问你  ,今天的刀剑双绝的确不是善类  ,但以你一个人的功夫  ,完全可以对付的了他们两个 ,为什么要我一起上呢  ?”江天骄看着浪荡酒神  ,问到 。而面前的浪荡酒神也不知道如何回答  ,也许是嫌累吧  !他便顺口回答到:“那样多累啊 !”

  江天骄侧了一下头 ,用着欣赏的目光看着浪荡酒神  ,突然轻轻的说了一句  ,“这可不像你啊  !”

  还没等浪荡酒神回答 ,两个人突然冲进了酒楼  。

  ——香茗 ,慕容衫 。

  “天扬 !总算……找到你了  !”香茗气喘吁吁的来到了桌前  ,对龙天扬说了一句  。

  “我不是说过……”没等龙天扬说完  ,慕容衫便打断了他的话  ,“我们不是来说那件事的 ,我们今天来是像求你一件事  ,希望你能答应  。”

  “什么事 ?”龙天扬好奇的问到  。

  “慕容府有危险  ,现在血煞盟就要到苏州了  ,慕容叔叔已经飞鸽传书叫我们回去了  ,虽然暮雪山庄已经替我们退去了两路敌人  ,但是……”香茗的话说到了一半却停了下来  ,这是慕容衫打断了她的话  。

  “天扬……”

  龙天扬也打断了慕容衫的话  ,然后笑了笑  ,看着他说:“别啊  !说的很精彩、很有趣、很好玩 ,为什么不叫她说完  ?”

  “没那么多的时间  ,我只想和你说的是慕容府有难 ,你能不能看在过去……总之你能不能帮我一次  ,算我求你  。”慕容衫的语气十分的沉稳  ,似乎经历了很多大事的样子  。的确  ,慕容豪的身体  ,因为雪罂子而好了很多  ,但是人毕竟已经老了  ,慕容府上的大事小情都是由慕容衫来处理  ,五年间  ,他也成熟了不少 。

  “如果我说不呢  !五年前我就说过  !现在也我一样 。”龙天扬看着慕容衫沉稳了脸上  ,渐渐的露出了些许的愤怒和失望  。

  “可是……”

  “别求他了 ,没用的  ,他就是个绝情之人  ,你说破嘴皮子他也不回去  ,只是浪费时间  。”

  香茗最后看了龙天扬一眼  ,眼神里充满了期望  ,但是龙天扬坚定的眼神也一样回答了她  。

  慕容衫拉这香茗的手  ,离开了客栈  ,走到门口的时候  ,慕容衫对龙天扬说了一句:“也许你说的对 ,我们慕容家和你的确两不相欠  ,希望你永远不要管我慕容家的事才好 !”

  说完  ,两个人便离开的龙天扬的视线  。

  龙天扬的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他把目光投向了身旁的江天骄 ,突然想起了昨晚在酒馆里  ,他说过的话  ,‘其实  ,面对自己喜欢的  ,人也好  ,物也好  ,你要做的不一定是要拥有她  ,而是去守护  。’龙天扬的心里 ,那股很难受的感觉 ,突然更加强烈了  ,心中好像有一座燃烧的冰川一样  。双重的折磨叫龙天扬捧起了面前的酒坛子  ,一口气将里面的酒全都干了……

  “师兄  !要是你  ,你一定会去 ,对不对  ?”放下了酒坛子  ,龙天扬问到  。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回去  ,但是我还有的事情 ,不过好像很和他们说的有点挨边儿 。”江天骄看着龙天扬  ,眼神里突然露出了喜色  ,他看到了他的心  ,似乎在转变  。

  龙天扬仰头笑了笑 ,然后他站了起来  ,双手撑着桌子  ,把脸凑到了江天骄的面前  ,说了一句:“可惜 ,‘如果’是不成立的  !我是不会改变的  !我不去  !”

  “你会的 !你今天就已经变了  ,以前的你  ,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情  ,永远也不会和别人合作 ,但是今天  ,你没有想自己来  ,而是要我和你一起 。”

  “哼  !”龙天扬苦笑了一下  ,坐回了椅子上  。心里那座燃烧的冰川  ,已经渐渐的融化了……

  “真的  ?”龙天扬突然问了一句  ,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问这一句 。

  “真的 !”回答的时候 ,江天骄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

  “骗人 !”说完 ,龙天扬又捧起了一个酒坛子……

  十天之后 ,慕容府  。

  “少主  !”

  正在为弟子疗伤的慕容衫闻声回过了头  ,“怎么了  ?  !”

  来报的弟子惊慌的回答说:“他们又来了  ,这次是他们的盟主冥狼  !”

  此话一出 ,不光是慕容衫  ,所有慕容府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那名来报的弟子 。冥狼 !这个杀人如麻的恶魔  ,他竟然都来了  ,那这次慕容府岂不是凶多吉少 ,慕容衫和香茗已经已经对付了三拨敌人  ,而弟子们也是伤的伤死的死  。如果说是普通的敌人 ,那应付一下还是有点可能的  ,但偏偏这次  ,对手是血煞盟的盟主冥狼  。香茗地下了头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龙天扬当初的武功就比他们两个人加在一起还要高  ,想必如今的他  ,也是足以傲世武林高手  ,如果他在该多好  。

  “大家……准备迎战吧 !慕容府的剑客们  !”说完  ,慕容衫抽出了自己的宝剑 ,香茗也跟在他的身后  ,除了伤势太重的弟子  ,其他人也都拿起兵器跟着慕容衫冲了出去 ,他们都知道自己今天也许是必死无疑 ,但他们的脸上却没有显示恐惧 ,不过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心里到底是不是真的不怕  。

  出了大门  ,冥狼和众盟众将慕容府的大门围得严严实实

    。

  没等慕容衫说话  ,冥狼先开口了 ,“呦 !两个小娃娃 。”

  香茗愤怒的提着剑要冲上去  ,却被一旁的慕容衫拉住了 ,慕容衫用手紧紧的握了一下香茗的手  ,示意要她冷静下来  。

  “小娃娃怎么了  ,你个老不死  !”慕容衫反驳着  ,他只是想拖延时间  ,等到暮雪山庄的人来援助  ,他们才有可能躲过此劫  。

  “哈哈 !老不死  !说的好  ,你老子比我还老不死呢  !”冥狼挑衅的说 ,慕容府的弟子各个都咬着牙  ,包括香茗  ,不过慕容衫并不因为这句话而气愤  ,他知道这是敌人的激将 ,他只是想激怒他们  。

  慕容衫没有说话 ,而是简单的笑了一下  ,“那还不是托你哥哥无用的福  !”

  “哼  !我看你也不过是煮熟的鸭子  ,就剩嘴硬了吧  !哈哈 !当年  ,你老子慕容豪带人灭了我哥哥的北绿林盟时  ,阵势可比我今天气派多了  ,啧啧啧 !你们今天怎么这么狼狈 ,真是上天有眼啊 !”

  “不过慕容前辈带人灭了你们绿林盟的时候  ,你们不是比他们现在还惨  !”

  这句话不是慕容衫说的 ,也不是香茗说的  ,更不是慕容府的弟子们说的  ,这句话  ,似乎是从天而降一样进入了每个人的耳膜  !

  “谁  !”冥狼冷静的喊出一个字 。

  所有人都不安的张望着  ,包括慕容府的人  。

  “在下江天骄  ,可不是无名小卒  ,在下是暮雪山庄剑气堂主江天骄 ,金锋剑最新的主人  。”一袭白衣从天而降  ,身后一排白衣人同时与他落在了血煞盟众人的身后  。

  后排的血煞盟弟子齐齐转身 ,面对这些“从天而降”的敌人 ,多少都有一些恐惧 。

  “没听说过  ,怎么可能不是无名小卒  !而且也是个小娃娃崽子  !竟然还口出狂言  。”冥狼转过人对江天骄说 。

  江天骄笑了一下 ,‘讽’的一声抖开了折扇  ,“非也 ,在下可了不起的很 !不过口出狂言  ,可有些冤枉在下了 。”

  “哈哈哈  !不错  ,他们是冤枉你了……就让我这个做师弟的给你申冤 !”

  慕容衫、香茗、冥狼  ,还有在场的所有人 ,都齐齐的把目光投向了慕容府大门的门顶上  。上面的人青衣披发 ,腰间挂着个酒葫芦  ,手里的宝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

  ——酒香  ,瞬间飘进了所有人的鼻子 。

  “在上  !浪荡酒神 ,那句话是我说的  ,你不服上来  !”

  冥狼拿起手中怪异的武器  ,一个奇大的石板下边有一个手柄  ,看上去像一把重剑 。

  “狂妄自负的家伙  !”

  “我也有狂妄自负的天赋  !看看你  ,都不敢上来  ,我还是下去好了  !”

  说完  ,龙天扬一跃跳到了慕容衫的身前  。

  慕容衫和香茗看着他的背影  ,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

  “你来了  !我就知道你会来 。”慕容衫小声的说道  。

  龙天扬回过头看了看香茗  ,对慕容衫说:“马后炮吧你 !你不是说我不可能来么  ?”

  慕容衫和香茗都感激笑了出来  ,慕容府的弟子心里也仿佛吃下了定心丸  ,恐惧顿时一扫而空  。

  龙天扬提剑指向冥狼 ,语气滑稽的说:“小虾米交给师兄他们  ,大笨狼交给我  ,慕容府的朋友们都打累了  ,可以睡觉去了  。”

  此话说完  ,江天骄带着暮雪山庄的人就动起了手  ,慕容府的弟子也都冲了上去  ,没有管龙天扬说的话  ,只有慕容衫和香茗  ,站在原地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们早就快不行  ,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 。

  冥狼藐视的笑了一下  ,说:“真是狂人  !”

  说罢  ,举起武器就冲向了龙天扬  ,龙天扬依然习惯的使出一招猛龙逐日作为起招冲向了冥狼  。然而冥狼却突然掷出了自己的武器  ,看似千斤重的重物 ,在他的手上似乎如鸿毛一般轻  ,武器画出了一道弧线攻向了龙天扬的身后空门  。——这是这一招唯一的弊端  ,那就是身后  ,完完全全的没有防御  ,所以一般龙天扬在单打独斗的时候才用这招  ,但是对方竟然一下子就看出了破绽  !

  龙天扬立刻收招腾空跃起 ,躲过了对方的武器  ,然后平稳得落在了地上  ,那武器也顺势回到了冥狼的手里 。龙天扬没有放弃  ,而是再一次使出了猛龙逐日  ,冲向了冥狼  ,冥狼也依然用刚才的破解之法  。但是着一次 ,他在跃起之后  ,竟然落到了冥狼的武器上随重物冲向了冥狼  ,一剑刺向了冥狼的心口 。情急之下  ,冥狼立刻将身体向后仰去  ,‘重剑’几乎是贴着冥狼的脸从的身上飞过  ,飞过之后冥狼直接抓住了‘剑柄’  ,龙天扬也一跃离开的看似重剑的武器  。

  “哼  !有两下子  ,不愧是慕容府出来的人  。”冥狼说道  。

  冥狼说完  ,龙天扬突然想到  ,他的哥哥死在慕容豪的手上 ,那次战斗 ,他一定也有参加 。从过了一招之后  ,可以了解到的是  ,他这些年一定没少研究慕容府的武功  ,否则任人都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想到这么完美的招数  ,来破解无法防御的猛龙逐日  ,而且就算能想到  ,也不一定能用出来这一招  。

  “慕容家的武功  ,只是我试探人用的 ,现在  ,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我  !——要叫你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说完龙天扬双手持剑  ,剑刃冲着左下方  ,剑身紧紧贴在他的右脸颊 ,双脚一前一后左脚前、右脚后  ,前脚脚尖点地  ,步法成弓步 。

  ——斩鬼式  !

  冥狼看着龙天扬变换的架势 ,眼神里突然闪出了一点点的畏惧  ,只要是杀手  ,任任何人都会畏惧这样的架势  !因为这是杀手的‘老祖宗’盾宗的王牌之势  ,每次盾宗在使用绝招‘斩鬼剑法’和‘斩鬼三式’之前 ,都会在对手面前摆出这个架势 。

  现在冥狼笑不出来了  ,他表情严肃的问龙天扬说:“你和盾宗什么关系  。”

  龙天扬无奈的回答:“费什么话 ,我就不告诉你  !哎  !气死你 !…不过我说咱还是快打把  ,我师父教我的这个架势 ,摆起来挺累  ,你要拖延时间累死我啊  !……嗯 !有这个可能 ,那我可不能中计  ,我要先上了  !”

  说完  ,龙天扬左脚轻轻点地  ,一跃冲向了冥狼  ,身体几乎保持这哪个姿势  ,而就在快到冥狼面前的时候  ,突然转身向左  !出其不意的一剑刺向了冥狼的右腿膝盖  ,冥狼强忍疼痛  ,不禁皱起了眉毛  。

  冥狼正要准备出手的重剑落在的地上 。

  “——一式‘鬼愁’  。”

  紧接着龙天扬左手撑地将自己弹起到冥狼的身后  ,宝剑鬼魅一般的突然划出一道青光  ,斩断了冥狼左脚的脚筋  。然后轻盈的落到了冥狼的左侧 。冥狼一下支撑不住双手撑地跪在了地上

    ,满脸充满了愤怒  。

  “——二式‘鬼怨’  。”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723g.com.cn/130625.html
标签: 锦瑟无端  戏说人生 
标题:锦瑟无端
上一篇:
下一篇:

锦瑟无端

戏说人生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戏说人生路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d6fe8db1814e8042f44cb0b8514d780a":"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d6fe8db1814e8042f44cb0b8514d780a"; document.write('<\/mip-script>');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