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部广告

发小叫能豆

编辑:文学网发表日期:浏览:71

热门搜索 发小叫能豆  故事新编 

  偶尔在L市一次公交车上碰到发小李新军  ,两鬓斑白  ,面目憔悴 ,已不见当年威风  。难怪 !混到如此地步  ,村里有年迈的父母  ,他约十年没回老家了  。

  新军是个“死要面子  ,颇显能力”的人物 。他是在养殖业上跌倒的  。十多年前做到一个大型养殖场  ,由于疫情问题  ,又赶上连续二年行情低估  ,宣布破产 。于是卖掉家产、房屋远不及银行贷款与个人借款  。妻子领孩子回了娘家说是离婚  。他便与父母同住 ,但终熬不过讨债主们纠缠 ,干脆来个不仁不义  ,拍拍屁股一走了之  ,从此杳无音讯  。后来听说他去了L市  ,老婆孩子也跟了去  ,原来离婚是假打  。我俩只闲聊几句 ,也不好多问他现在的状况  ,只是临分手时他一再恳求:不要把遇见他这事告诉别人 。

  提起这位发小儿  ,年少时不高不胖  ,稍黒的脸膛  ,有一颗龇牙笑起来更加突出  。虽然貌不惊人 ,却是有点偏才  ,能说会道又头脑灵活  。在众伙伴中可算“超前优秀” 。只是后来由于性格的差异没再与其深交 。

  年少时  ,新军是出了名的调皮鬼  。

  约是小学假期里的某天 ,新军不知由哪里搞到一个蜂窝向几个伙伴炫耀 ,并拽出蜂蛹活生生放口里吃掉 。起初一伙伴壮着胆子吃一个  ,新军说  ,“用它煎鸡蛋会更加好吃  。”

  几天后  ,新军拿一根长长的杆子  ,头上绑铁钩  ,嘠伙几个伙伴来到河边的一颗槐树附近  。原来槐树的低围枝上吊着一窝马蜂  。新军吩咐小伙伴用杆子去钩  ,伙伴不敢 ,新军说 ,“只要你站着别动就不会有事  。”伙伴犹豫不定  ,新军继续开导:“勾下来就是你的  ,按我说地做 ,蛰了你找我  。”小两岁的伙伴经不住开导诱惑 ,拿起杆子胆怯怯地行动起来  ,其他人趴在河沿边的沙滩上  。

  小伙伴似乎刚触到蜂窝 ,“哎吆”一声扔下杆子开跑起来 。众人凑过去  ,伙伴摸摸眼皮  ,被蛰了 。他说有一只马蜂顺着杆子飞落下来  ,他一心慌结果这样  ,现在都红肿了  。伙伴掉着眼泪  ,脸上出现痛苦的表情 ,几乎哭出声来  。几人把伙伴送回家  。伙伴的母亲领去药房打了针  ,并到新军家里找事  。新军的父母不仅支付药费还上门赔礼道歉 。

  几个伙伴  ,有时去偷生产队的瓜果 ,有时到野外弄来新鲜的花生、玉米……所有作为  ,新军自然是这伙子的领头人之一  。

  儿时的淘气 ,学习成绩不是太好  ,而新军比我还差  ,马马虎虎踏入初中的校门 。

  初一我和新军是同桌  。我们的班主任语文老师是个滑稽、幽默、和蔼可亲的人  。不知何时起  ,新军有了一个嗜好——美术 ,并且作品非常逼真  。他的画多以擅长人物为主  ,例如水浒传中一百零八将各自的形象;杨家将里身着战服、头盔的威武气魄  。一次自习课上正专心于他的艺术  ,不知不觉中班主任老师走近他身后 ,“李新军同学 ,够用心的  ,你的各门功课都很差  !”说着 ,拿起桌上的画本看着 ,笑笑  ,摇摇头  ,做出结论:“我看  ,你就是羊屎蛋子钻天——能豆  !”当老师走到教师门口回过头来 ,“李新军  ,到办公室来 !”新军刚走  ,几个同学便拿起他的画本欣赏  ,一位女同学也凑过来  ,看一眼捂着脸跑开了  。

  原来 ,新军这次的作品是:成年男女性外生殖器官  。从办公室回来  ,新军便把这页撕掉了  ,对他“能豆”的称呼也由此而来 。

  初中毕业后  ,新军便辍学了  。拖县里的姐夫在土地管理局找份差事干了几年  。后来又买上面包车搞起了出租  ,这行在当时可算比较光面的行业  。加上新军能说会道不久便处了女友 ,而且衣着时尚面貌娇美  ,可时过不久就告吹了;后来又搞一个也算白皙俊丽  ,于是众人无不唏嘘赞叹:“看那小样不及 ,可就是有能 !”不管别人如何评价 ,人家女友就是贴了心的与新军泡在一起 。到了婚嫁年龄  ,父母便为其举办了婚礼 。

  媳妇名叫秦香玲 。其实是个温顺、善良、性情懦弱的女人  。婚后一年  ,家庭添了男孩  。新军除搞出租  ,又干起联系客户收购果品;小包工头之类的行业  。日子可算红红火火  。

  某天像往常一样  ,新军早饭后启动面包车出门  。

  “兄弟  ,去城里吧 ?”

  “是的 ,嫂子  。”

  巷口  ,一个衣着艳丽的女人在打招呼  。新军应着停下了车  。女人拉开车门上了副座  ,随之进入一股淡淡的香味  。

  ——距新军宅子几家之隔一户人家  ,夫妻二人  ,两个女儿 。男人孙大山白净脸膛  ,但性格孤僻  。女人尚发艳眼睛不大 ,相貌一般  ,却爱打扮 。这一打扮不要紧  ,各部位该凸的凸  ,该翘的翘  ,该胖的胖  ,该瘦的瘦 ,论身材那是一流的标准  。不过这家庭有一缺陷 ,三天一小场  ,五天一大场  ,干嘴仗是家常便饭  。只有这孙大山跟村里一伙拆迁队出外干工时  ,家里才鸦雀无声  。

  车内 ,女人捋捋乌黑如丝的秀发 。“兄弟  ,近日经常出车  ?”此女正是尚发艳 ,虽然两家距离不远  ,但彼此并无太多交涉 。

  “差不多是  ,嫂子去城里有事  ?”

  “逛逛市场  。”原来女人经营一桩买卖 ,批货赶集市出售毛料、花线、针织饰品、发簪、头巾等小百货  。

  “嫂子衣着真够合身  ,是孙哥给挑选的吧 ?”

  “哼  ,就那种人  ,我不稀罕!”

  “嫂子怎说话呢 ?孙哥可一表人才  。”

  “那又怎样  ?纯碎一个死犟筋  !”

  “莫非孙哥经常惹嫂子生气  ?”

  “唉  !别提了 ,想起他就来气  !”

  “孙哥好像挺能挣钱的  ?”

  “就出那点憨力 ,跟你这村里小能人相比还不是天上地下  。”

  “嫂子别取笑我  。”

  两人这样不停地闲聊 ,转眼接近市区  。女人说在前面十字路口停车  。下车后要了他的手机号码  ,扔下些钱便走  。新军推辞不过  。

  望着离去的女人  ,新军心想:性格还真开通  ,竟与自己话缘投机 。再看一眼远去的身影  ,标准的身材行起路来阿娜多姿  ,竟让他有些浮想联翩……

  几天后的晚上 ,新军接到尚发艳的电话问明天出不出车  ,新军答去  。

  坐在车里  ,新军明显察觉  ,女人的情绪似乎不是太好 ,不在与其多聊  。无意中 ,她说昨天与那该死的干了一仗  ,他外出干工了;今天本该赶集市的 ,由于心里太烦  ,便想出去串个门、解解闷  。

  拉客的生意闲了一上午 ,直到下午三点才赶上一趟  。新军拉客回来的路上  ,尚发艳打来电话说去下车的地方等他 。到达地点 ,尚发艳已在等候  ,进车后散发的香味夹杂了酒气  。

  “嫂子喝酒了 ?”

  “是的  ,在表姐家喝了酒  。”说着  ,朦胧着眼睛  ,身着懒懒地依向后背  。

  “准是和孙哥吵架了 。”说完停下车  ,从后面拿过一件

  上衣披到女人身上 ,“小心着凉  !”

  “兄弟你……够意思 !”

  女人似乎被他的行为感动  ,慢慢挪动身体 ,头轻轻依他肩上 。此时的新军被一种莫名的思绪打动  ,一种带着酒香气的温柔沁入身心 ,竟让他不知所措  。夜幕降临 ,一股凉风由稍开的车窗缝钻入 。新军捋捋女人秀发  ,然后轻轻拦着她的腰  。女人像受伤的绵羊任其爱怜、抚摸  ,随后车子微微晃动和车内女人发出的轻吟声……

  第二天 ,两人又一同出车  ,他说好了要带她找地方散心 。一路上女人的心情与昨天大不相同 ,新军更是有说有笑  。来到一处地方:青山、绿水、河坝、不远处的别墅楼阁 ,让人心旷神怡  。水边  ,两人静坐:谈感情、性格、爱好  ,似乎人生中的知己相逢恨晚 。

  中午 ,两人在镇上一家饭馆用餐后逛起商场  。下午又去一处地方:怪石嶙峋、清澈的河水、树林、沙滩 。漫步  ,叙不够的千言万语  。

  日落西山  ,女人提出该回家了 。新军甜甜地笑语 ,说要陪她一晚上  。天全黑下来  ,新军去车里拿了件线毯之类的布料铺沙滩上  ,牵着她的手坐下、躺下 ,亲吻她脸  ,解衣扣  ,吻她身上  ,接着便是激烈地缠绵……

  这天 ,两人很晚才回家  。

  女人的丈夫外出干工 ,大女儿住校  ,小女儿吃住大多在奶奶家 ,到是无牵无挂  。特别这两天的心情  ,在夫妻情人间感情这坎上令她迷茫  。对于新军此时的心里  ,却另一番心思:妻子性格随和  ,不求上进  ,没太多语言;更何况 ,自从添了儿子之后似乎很是缺了女人的激情 ,现在出现的女人……心里矛盾重重  。无论怎样  ,在这以后的日子里  ,两人照常频繁交往  。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  。其实已有不少人把这事看在眼里  ,心里明白 。有年长的妇人出于好心悄悄地告诉了新军的父母 。两老人瞅机会把儿子叫到跟前问起这事 ,新军开始支支吾吾  ,最后干脆承认  。当时父母没少对他数落 ,甚至父亲拿了木棍要揍他  。事后不久传入秦香玲耳朵  ,女人老实  ,只是哭啼:怪不得丈夫最近神不守舍……

  一时间  ,如水平静的家庭掀起波澜:吵闹、冷战  。虽然两老人立场是站儿媳一边的 ,但是新军一意孤行  ,最后竟然提出与妻子分手的话  ,当时父亲气的差点晕过去 。事情就这样推脱了一段时间  ,新军依旧执迷不悟 ,可家庭又无法解决  。不久 ,新军和尚发艳在村里消失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 ,两人私奔去了东北新军的亲戚家 。

  两年后 ,二人回到家乡  ,回到现实中来 ,所谓的情投意合渐渐腿色  。然而事情并不了结  ,孙大山拿了斧头去找新军拼命  ,亏得众人一再拦阻;回家后孙大山把女人撵出家门 ,从此尚发艳永远回去了东乡娘家  。幸亏孙大山以后重新建立家庭与恩怨淡浅 ,新军不在担惊受怕 ,恢复家庭平静的日子  。

  平淡  ,对于心有作为 ,敢想敢干之人来说既是无形的枷锁 。

  不久  ,新军选好一个项目:利用自己的责任田与别人的贴换到一块  ,拿出家庭积蓄 ,再由亲戚借款  ,建起几排房子 ,引进几十头母猪  ,初具规模干起养殖  。媳妇家庭中向来不做主导 ,听之任之  。

  开始 ,在养殖上兢兢业业、细心管理  ,可算颇具成色 。赶巧第二年这方面政府给予补贴  ,新军县里有人便白白拿到几十万资金  。于是处理掉面包车  ,换了够档次的轿子 ,再去银行贷款 ,另处租下一片地  ,建房扩大养殖规模 。雇上工人  ,甚至大学生  ,一时才称得上真正的养殖场大老板  。

  “养殖风险大 ,投资须谨慎  。”看来这类标语确含深意 。驾驶豪车  ,大型养殖场老板威风几年 ,最终新军导致故事开头的一幕……

  在新军刚离家几年里 ,他父亲经常去废弃的第一养殖场闲空里种些瓜、菜之类 。后来  ,不再去了  。现在的废弃场  ,道路两旁  ,房前屋后的闲空里长满一人高的杂草 ,有些藤蔓植物爬上屋脊  ,显得异常荒凉  。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https://723g.com.cn/130622.html
标签: 发小叫能豆  故事新编 
标题:发小叫能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小叫能豆

广元酸菜豆花米珍饭/故事新编

暑假读书笔记:鲁迅和故事新编

校园饮食及厨师的故事新编

狼和小羊故事新编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d6fe8db1814e8042f44cb0b8514d780a":"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d6fe8db1814e8042f44cb0b8514d780a"; document.write('<\/mip-script>'); })();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